「哈山!」我叫道:「帶著風箏回來!」
他已轉過街角,腳上的靴子踢起雪花。他停下來,轉過頭。他把手圈在嘴邊。
「為你,千千萬萬遍!」他說。他露出哈山式的微笑,消失在街角。

~《追風箏的孩子》


我一直嚮往這樣的友誼,就像電影蜘蛛人Ⅲ裡的哈利,漾著一臉無害的笑容,說:「彼得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可以為了他犧牲性命!」
從小電視、電影看太多,總有一股「寧為知己者死」的傻勁,看到哈山對著阿米爾一字一字的說:「為你,千千萬萬遍!」
簡直感動得無以復加…

我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,對著那些碰觸我極深、或我碰觸他極深的朋友,但結果往往也總是他傷我太深、抑或我傷他太深(偏偏以後者居多)…
慢慢的,我才發覺,對於那些我曾經允諾的聰明好友,忠誠從來不是最好的回應方式,他們需要的只是一個了然於心的微笑,但我唯一能回敬的就是無盡傻呼呼的憨笑,兩個世界依舊保持平行。


在追風箏的孩子裡,哈山之於阿米爾就是絕對的忠誠與服從,哈山不僅把阿米爾當作最要好的朋友,他崇拜阿米爾,他謙卑的叫阿米爾「大人」。
當阿米爾要求哈山吃泥土,哈山看著他,句句由衷的說:「如果你要求,我就做!」

我們總以為善與惡是對立的,很多時候,我們藉由比較來感覺自己的良善,甚至,在符合社會規範或是期許下,你會認為自己雖不完美,但絕對是個好人,絕對是個值得被人敬重、賦予厚望的好人。
(好人和完整的人是不同的)
但是如果把自己跟一個純淨無暇的人擺放在一起,你只會覺得自己猥瑣、下流、狡詐…
你或許會希望對方也能如同自己,隱藏一點惡意的捉弄,或耍心機的反擊,而不是總用一副坦承無欺的表情,對你說:「我相信你」同時也認為這世界上的每個人都該和他一樣…
(單純的信任有時對自己或是對他人都是危險的。)

他知道我在巷子裡目睹一切,知道我站在那裡,袖手旁觀。
他知道我背叛了他,卻再一次解救我,也或許是最後一次。
那一刻,我真的愛他,我愛他遠甚於其他任何人:
我想告訴他們,我是草叢裡的蛇,是湖裡的怪獸。
我不值得他做犧牲…」

面對哈山的信任,阿米爾選擇了背叛。
阿米爾先是袖手旁觀看著哈山被性侵,再來是誣陷哈山偷竊,哈山仍舊順從的接受了阿米爾自私又殘忍的對待,因為哈山相信阿米爾做的任何事情,即使是趕走自己。
阿米爾做了自己想做的,他可以獨佔父親的關懷,可以逃離哈山清澈的雙眼,但接踵而來的,就是無止盡的恐懼與愧疚的折磨。

哈山的名字像是一對鋼爪,隨時會扼住阿米爾的喉嚨,阿米爾總是會不由自主的想著,哈山會不會也結婚了?哈山有孩子嗎?哈山過得好嗎?
然後,罪惡感又會再度漫天的襲來。
阿米爾寧願哈山會憤怒的反擊,會揭露他的惡行,於是祕密成了說不出口的折磨,日日夜夜鞭笞他的心。

羞恥心是一種很神秘的東西,它會告訴你什麼事該做,什麼事不該做,而你一旦做了那些不該做卻很想做的事,時間就是最令人畏懼的酷刑…



這個關於「背叛」和「懦弱」的故事,贖罪成了最後的解套。
阿米爾和哈山這對童年摯友成了貫穿全書的主線,不僅如此,書裡面更深刻的描述了兒子對父親獨佔的孺慕之情;阿富汗在戰亂中,殘忍又寫實的景象:一個為了餵飽孩子的男人在市場上出售他的義腿:足球賽中場休息時間,一對通姦的情侶在體育場上活活被石頭砸死;一個塗脂抹粉的男孩被迫出賣身體,跳著以前街頭手風琴藝人的猴子表演的舞步。

書裡緩慢又沈靜的傷痛,像是一道逐漸向你攀附的藤蔓,以慢格播放的速度,一點一滴的向你展示了,有關於生命的真實,因為沒有無病呻吟的高調,於是,它觸及的更深,即便是在閱讀完的一個月後,我的心仍舊像是被投入了巨大的石子,兀自蕩漾著未平的漣漪…


心得說的太淺,若有興趣,推薦閱讀這一本書!
我們有幸,不必親自經歷戰火的侵蝕,面對書裡後半部描寫人性的真實,多少隔離出距離;
但面對背叛或愧疚,或多或少,心有戚戚焉啊~







相關連結:
博客來介紹  《追風箏的孩子》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logseven 的頭像
blogseven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