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從很小的時候,就知道生命有很多種形式,但是知道不等於瞭解。
下層社會的掙扎與淪落,如今在我身上似乎一點痕跡也沒有,因為臉上總是掛著生嫩及單純的表情,有的時候幾乎讓我以為…我生來就該是如此無憂。
 
當我看到商周這期「 一個台灣兩個世界」的封面故事「水蜜桃阿嬤」,露出「世界上本來就會發生這種事情」的鎮定表情時,思緒卻一股腦的陷入回憶…
 
水蜜桃阿嬤的兒子、媳婦、女婿相繼自殺,留下了七個年幼的小孩給她扶養。清晨五點,水蜜桃阿嬤就開始一天的工作,在陡峭的山坡上施肥、耕種、除草,她要努力種出又大又甜的水蜜桃,才能支撐起一家人的生活。
五歲的孫子小豹用天真的口吻,對採訪人員說:「我媽媽是在車子裡,沒有開窗戶,她一直在太陽下,就流鼻血了…」、「我爸爸是無敵鐵金剛,他的手會飛出去,我用電話敲他,他都不起來…」
面對死亡,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,只有水蜜桃阿嬤總是在氣氛快要凝結的時候,突然揚起爽朗的笑聲,她說:「人要快樂,就不要想太多,很多人就是想很多…想很多,就把棉被蓋起來,就不煩惱了!」
 
我忽然想到我老媽,前兩天我請她幫我去處理事情,她居然打電話給我,告訴我她把我和老妹的印章搞混,待會又要跑回家拿印章。
「媽~你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天兵,做事小心點嘛!」
「我知道啊!」她笑嘻嘻的,「誰叫你跟你妹的名字那麼像,上次我幫你們辦身份證的時候也是搞錯…」
我在電話那頭哀嚎,她卻興高采烈的細數自己做出了哪些脫線行為。
很多時候,我不得不感謝她的粗枝大葉和樂觀,才得以讓我們免於風暴的摧殘。
 
我記得,四年前,老爸老媽生意失敗,他們把家當全都塞進小轎車裡開車北上,若無其事的說要來住我宿舍,那副風雨欲來的表情,我再熟悉不過,而我總是不主動提問,彷彿只要不開口就能保持置身事外的清靜。
一年後,老媽回憶起當初逃命一般的狼狽,咬著牙對我說:「你知道那個時候,爸爸跟媽媽差一點就要自殺了嗎?」
我盯著她,眼神冷淡,吐出冰冰涼涼的字句:「死了也於事無補,有什麼用!」
她避開我的雙眼,像是自言自語的說:「我那個時候都會去書局看書,看看吳淡如的書…然後我就想開了…」
一眨眼,我們之間又變得雲淡風清,彷彿剛剛是在討論晚上要吃什麼菜一樣。
面無表情的我,沒有告訴老媽這件事在我心中震出多大的漣漪,親耳聽到自己的父母曾經抱頭痛哭商量著要一起自殺,這種感覺很複雜。
明明,我們都知道,彼此沒有本錢在命運面前顯露軟弱,天災、人禍都是生命的一部份,來了,就要懂得接受,但是當困境來臨,仍不免感到怨懟及憤怒。
 
「水蜜桃阿嬤」中的貧瘠和創傷,在我昔日的生活中,根本是俯拾即是的題材…
無法承受壓力而自殺、期待被愛的孩子、孤苦的老人、無奈的吶喊、逃避性的酗酒、自我毀滅或是恐懼…
我幾乎是理所當然的接受了這些事情,接受那些偽裝自我的堅強及軟弱,以及因為不知該如何愛人的攻擊與害怕。
後來我才發現,我的遲鈍,不是沒有原因的,太過細膩易感,我根本撐不過幼時的那段時期。
 
雜誌裡,什麼關於兒童時期重大創傷會導致行為退化,或是過度早熟這些心理學上的分析…都是後來的註解,而這種註解通常只有置身事外的人才來得及標上。
在那個憤怒的年代,我用遲鈍與不敏銳保護我作夢的權力,避免被環境給淹沒吞噬。
大學時,同學語帶諷刺的對我說:「你家境應該不錯,一定沒有打過工…」
在那個憤怒的年代,我努力讓自己過著平凡正常的生活,任何人都以為我的樂天知命是一種天性,其實…我只是夠遲鈍、夠倔強,夠明白「逃避」是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(貧窮,對我們來說,只是住在奇怪一點的地方,吃很多免費的野菜…
有一次,妹說想要晚上出去逛夜市,老爸說不行,妹問為什麼?爸說因為家裡這樣沒人顧,妹說把門關起來就好了啊!
說完大家都笑了,因為那時候我們是住在一間用塑膠布搭起來的小工寮,沒有門、沒有牆、沒有廁所…只有一間2坪大的小木屋充當房間,一台瓦斯爐就是廚房,上大號的時候要躲到草叢裡…
可是,我們都笑了,笑得很開心、很燦爛,我們都說那是一段最美好的回憶,單純、寡欲、極易滿足,一點小東西就可以高興老半天…)
 
最痛苦的不是窮困,而是在大二那年,靠著我打工月薪四千元的日子裡,我把一千元匯給老妹做生活費,把一千元拿給老媽,忿忿不平的企圖用一天30元的生活費度過一個月。
最痛苦的是,那時我已經知道什麼是比較,什麼是享樂、什麼是虛榮…
最痛苦的是,那時我極度怨恨自己流離顛沛的日子,包括自己的家人…
 
那是最痛苦的日子,關於愛與被愛、付出和接受、知足和惜福…全都被我歸類成憤世嫉俗的不平。無法原諒父母所帶來的困迫、無法原諒自己的軟弱無力、無法接受自己不能接受的逃避…
有一天晚上,我看著老媽熟睡的臉龐,壓抑的哭了起來,這樣的日子該怎麼辦?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像一般正常的家庭?你們難道就不能跟其他父母一樣安安穩穩的做一份工作?
 
許久許久之後,我才明白,勇敢和樂天從來都不是選擇題,而是讓自己得以生存的最佳姿態。
 
 
當大家被水蜜桃阿嬤的故事感動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時候,我忍不住會想,水蜜桃阿嬤的故事固然值得同情,但家家有本難唸的經,如果你不是將問題回歸到自身上,而總是虛偽的藉由同情他人來榮耀自己的高貴,那麼一再地提及他人的傷痛,也不過是另一種蹂躪。
 
施捨與憐憫已經被人自大的和同情畫上等號!
水蜜桃阿嬤的採訪編輯成章瑜這麼寫著:「水蜜桃阿嬤和七個孫子,要說的不是自殺,也不是生命的悲劇,而是我們成為一個人的過程。」
在這個社會上,越來越多人被教導著要成為「成功的人」,關於自我的覺知、關於面對生命的勇氣、關於愛人與被愛,幾乎是一無所知。
 
我明白,真相總是令人難以接受,因為你一旦聽到了,並且知道那是真相,就會覺得不安,而且不願意改變,要改變是一件很麻煩的事。
有些人寧願繼續生活在童話故事裡,把水蜜桃阿嬤與七個孫子的故事,看做是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…
然後用巨大的同情心,灌水、呻吟、落淚,接著轉頭繼續對親人冷漠、對別人關懷。那麼,水蜜桃阿嬤的故事終將成為另一則被人淡忘的故事!
 
成章瑜寫著:「第一次見到的小如,她送了我一條漂亮的手鍊,第二次她又送我一個很小的瓶子。我在想,不是應該我送給她嗎?如果,愛這麼匱乏的孩子,也懂得表達愛,我們為什麼又那麼害怕愛?」
 
我們為什麼那麼害怕愛?為什麼在台灣,每二小時二分鐘就有一人輕生?
為什麼學者會說:找不到生命的著力點、心靈的匱乏,使人失去活下去的力量?
為什麼我們渴望被瞭解,卻又總是深怕他人窺探太深?
為什麼我可以對人家不好,但人家不可以對我不好?
 
為什麼?
 
紀錄片一開始,從山谷中傳來一句稚嫩的聲音:「你知道父母雙亡是什麼嗎?」
 
 
關於這些問題,專家有解釋、善心人士有回應…
而我只知道,愛與原諒將會是最後的答案。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關連結:
水蜜桃阿嬤的故事
水蜜桃阿嬤紀實片連播

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4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e
  • 成為一個人的過程

    >>水蜜桃阿嬤的採訪編輯成章瑜這麼寫著:「水蜜桃阿嬤和七個孫子,要說的不是自殺,也不是生命的悲劇,而是我們成為一個人的過程。」

    下層社會許多家庭、許多人,無法也無從選擇,「成長的過程」…

    但…我們能選擇的是、我們成為「一個人的過程」。

    愛、如果像顆水蜜桃一樣,或許…人就不會這麼害怕,或吝嗇分享你的愛…
    在同情、關心別人同時,也別忘了對自已親人的關懷。

    別用冷漠代替對待…
  • Birdpool
  • 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

    看了seven的文章
    我突然想起我年齡輕輕(還好)
    28歲就經歷了2次差點跑路的日子
    1次是股票;1次是合股開的公司倒了,大老闆跑路,到現在還找不到人...
    或許啊~能夠真正開朗的笑的人
    背後得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
    seven~我現在知道從你的文章風格為什麼如此爽朗
    因為你經歷過人情冷暖
    看了你介紹的水蜜桃阿嬤也很佩服他^^
  • 老蛙
  • 嘻..

    [有的時候幾乎讓我以為…我生來就該是如此無憂。]
    這句啊...老蛙再同意不過了
    或許我們都已經太瞭解 [煩惱憂愁]對於事情的解決助益相當低

    [勇敢和樂天從來都不是選擇題,而是讓自己得以生存的最佳姿態。]
    可以拍拍手嗎..雖然妳聽不到
    真的真的 說得太好了
  • S先生
  • 現在才懂...

    沒想到妳在大二的時候有這樣的經歷,
    現在回想起來,
    妳一點點都不曾透露出這些訊息,
    每次看到妳幾乎都掛著笑容,
    妳這樣不想麻煩別人的個性是妳的優點也是妳的缺點,
    我想,妳在笑容的背後一定隱藏著累積的辛酸吧...
    在文章中,
    看到妳過去如何在痛苦的日子中樂天的生活,
    現在終於懂了,
    懂的是妳那付若有所思的微笑,
    經常想得出神,
    我還以為妳是不是提早併發老人癡呆 XD
    不過,
    妳的文章真的寫得越來越好了,
    經常讓我想得出神 (我可沒有老人癡呆)
    我想這就是妳文字的魅力
    希望妳那個性可以繼續克服未來的難關!!

    PS 根據研究顯示,多打點球可以預防老人癡呆喔 呵~~
  • 王老五
  • 沉重~

    看了商業週刊再對照七姑娘的文章,唉!果然是頗催淚的呢!感人..............(哭泣聲)。
  • 老馮
  • 呼.感動中
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還在感動中......
  • iris162326
  • 我的以前也有過不快樂
    但相信只要憑著我要過的比昨天更好的信念 就可以做到
    雖然現在 偶爾還是會想起以前的不快樂
    但已經能夠愈來愈平淡地述向人說起過去的事了
    我想 過去不能被忘記
    但不可以不小心被過去綁住了

    ps 學姊我早就申請你為好友了呀 但一直沒回應 所以先將妳放入蒐葳囉!^^
  • jipin
  • 看完妳這篇,讓我想起有一次在公司,妳跟我說家裡情形的那一次,所帶給我的震驚…

    你可以說我不懂,因為對我而言,貧窮的經歷確實不曾出現在我的生命中,尤其是幾乎含著金湯匙的,我的生命中;但我多少也能明白輕描淡寫的背後,藏著多少的不為人知…

    在你跟我講你媽媽拿到你辛苦賺來的生活費,跑去燙頭髮、跑去吃牛排,你爸爸買了一台耕種的機器,甚至是什麼長大後才發現自己的屁股,早讓某列火車上的人看光等之類的笑話…

    我笑,因為我不會安慰,跟你一樣的是,我也逃避,我怕你掉下眼淚,我怕我找不到言語安慰,所以我順勢著你樂觀的自我解嘲,跟著你一起哈哈大笑,但是我始終明白,在你的笑後面,藏了多少東西。

    其實,我們都明白,有時逃避不見得是件壞事,不僅是用在你成長的經歷,甚或我最近所面臨的風暴,都是。逃避有時是人們蓄積另一面力量的一種策略,一種因地制宜,或者也別說那麼好聽,根本就是毫無選擇,那是挨著現實的棒子讓他打嗎?還是忍著叫囂的言語讓他罵嗎?既然確知進攻不可為,那逃有什麼不對?

    就像你用「遲鈍與不敏銳保護作夢的權力,避免被環境給淹沒吞噬」,而我同樣用「逃避」的方法,處理我生活中許多的困難,包括誤解、包括衝突、包括我一時間還找不到解決之道的各種困境,因為這樣我才有喘氣的空間、才有餘裕的力氣,繼續去過正常的生活…

    我是一個需要時間和空間去蓄積力量的人,所以我逃…
  • jipin
  • 歹勢,我好像有點偏了題…
    人家明明是「愛與原諒是最後的答案」,而我的回應好像變成了「躲與逃避是最後的王牌」!= ="
  • seven
  • 給小e

    小e:
    你真是給我下了一個很好的註解阿!
    我們無法選擇成長的過程,關於背景或是其他,很多是我們無力改變的!
    傷痛與悲傷蔓延,時間成為最嚴厲的考驗,其中我們可以選擇的,就是要成為怎樣的一個人。
    我最近很深刻的感受到,在擁擠的都市裡,許多人為了捍衛自己的生存空間,變得自私冷漠防備....他們只是在捍衛自己的領域及權力,但是卻忽略了其他...
    然後,憤怒憤怒,對所有事物都不滿.....

   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,該埋怨還是厭惡,不過倒是很清楚的知道,自己不能成為那樣的人....
  • blogseven
  • 給Birdpool和老蛙

    Birdpool:
    跑路的日子還真是辛苦阿!
    不過話說回來,哪個大老闆沒有跑路過....(另類的自我安慰法)

    >>seven~我現在知道從你的文章風格為什麼如此爽朗
    因為你經歷過人情冷暖

    我還很嫩啦!很多人與人之間的應對進退還不是很了,大多數的時間,臉看起來都耗呆耗呆的.....


    老蛙:
    是阿!煩惱和憂愁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(當然,適時的危機意識是好的,不過危機意識到會危害自己的健康,那就很容易失衡了!)

    自以為自己很無憂或是真的很無憂,其實都是一種幸福吧!
    (突然想到駭客任務中的母體...)
  • seven
  • 給S先生、家門前有塊地的王老五

    S先生:
    其實我的若有所思....有的時候真的是因為痴呆症發作...呵呵~

    打球的時候很快樂,雖然打羽球我常笨手笨腳的...唉呀呀!
    我已經搬到台北啦!啥時來打球啊?
    以後應該會常常去煩你的....



    王老五:
    你等等喔~
    我正在拿衛生紙給你....
    還有,你的鼻涕噴到我了....


    商業週刊寫的真的很好,也沒有把主題濫情的放在水蜜桃阿嬤的故事上,延伸出對於自殺的關懷.....

    只是,這種故事在都會裡比較容易產生震撼力...真的....
  • seven
  • 給彭和iris

    彭:
    你在感動啥阿?
    我還以為你已經聽到爛了,別忘了大學那段時期,你也在我身邊耶~
    感動啥阿?


    iris:
    那個.....好友阿....
    我招了...我到現在還不太知道好友那個功能要怎麼用耶....汗!
    讓我再去研究研究!
    先謝謝你把我加到蒐藏裡!

    我們不太能把所有事情都拋在腦後(這其實有點困難),不過向你說的,不可以不小心被過去綁住...

    活在當下,聽起來很容易,卻能夠解決很多問題呢!
  • seven
  • 給jipin

    jipin:
    >>在你跟我講你媽媽拿到你辛苦賺來的生活費,跑去燙頭髮、跑去吃牛排,你爸爸買了一台耕種的機器,甚至是什麼長大後才發現自己的屁股,早讓某列火車上的人看光等之類的笑話…

    老實說,那真的頂好笑的,又哭又笑的....(諸如此類的笑話還很多呢!)

    >>我是一個需要時間和空間去蓄積力量的人,所以我逃…

    之前曾經有心理學家研究指出,憂鬱症的人比一般人更不擅長自欺,換句話說,也許是因為他們的「誠實」,而使自己感到痛苦!

    躲和逃避有時真的是王牌一張,老實說,像我逃避了很久,等到真的要解決問題時,才發現自己一直在原地打轉。
    解決事情像是把傷口撕開來一般,很痛,但是一直掩蓋著,反而會爛的更快。

    我們只能不斷的尋找平衡點,尋找一個讓自己最為舒服的姿態生活。

    我在想,關於貧窮,我似乎著墨太多,也許應該放眼其他事情,也許應該找方法解決,才能讓一切有所不同;也許當危機來臨,我才會有解決的能力....畢竟突發狀況和意外,在我身上已經太稀疏平常了....
  • 老王+5
  • 火車上看到的屁股

    原來那個在火車上看到的卡撐,這回終於抓到兇手了,害我打麻將連輸了三個多月,嘖~
  • seven
  • 老王:
    我想東部幹線的旅客至少有50%以上的人都看過我光溜溜的屁股了吧!
    哈哈~

    麻將輸錢也不能怪我,唉呀呀!年幼無知阿!
  • Birdpool
  • 耗呆=發呆???

    耗呆啊~這字眼好久沒看見了,真懷念....
    我還以為這名詞在南部才會出現呢哈

    還有啊~跑路的不是我,是那個大老闆~我那陣子常跑步倒是真的...
  • 寶寶玲
  • seven呀..
    看完這篇我的心還震盪著
    當有輕生的念頭..放棄的念頭..
    何不想想身邊的親人呢
    他們是一直站在我們身邊支持我們的人...
    也許不只是我們依賴家人..而是家人依賴我們呢
  • mika060
  •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。

    這是真的。唉,
    這篇文讓我想到小時候,
    一直逃債搬家的日子哈哈哈。

    即使到現在我對這種話題還是很敏感,
    但是還是相信我媽的話:
    人生就是不斷的遇到問題,
    然後解決問題。

    撐過了,就過了。
  • seven
  • Birdpool:
    耗呆這兩個字都快成了我的代名詞了~呵呵!

    (你常跑步是在鍛鍊跑路的功力嗎?)



    寶寶玲:
    人與人之間都是彼此依賴的,很難完全獨立脫離人群生活(雖然也會有例外.....)

    能夠依賴家人是幸福的,能夠被家人依賴也是幸福的!
    幸福這兩個字的定義全憑自己的信念~



    6:
    是阿!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因為太難念了,所以我們都沒什麼立場來去評斷他人的生活...

    那些敏感的問題,終有一天會雲淡風清的....(因為人老了記憶力就會退化,不用擔心喔~)
  • 寂寞梧桐
  • 發文的當天我看了這文章,今日再細看,許多心疼。

    親愛的seven,人生總有許多經歷,每人的經過都不一,能從困境中得到學習,更顯珍貴,而懂事的妳,總能從中更加體會,妳好棒。
  • seven
  • 梧桐:
    你把我說的太好了...

    實際上,我是兩光派的達人!
    一種人一款命,我現在正在找出路阿!
  • 野人
  • 在商週和公視看了水蜜桃阿嬤的故事,感受最深的是小農的生活不易,及產銷制度的失衡。辛苦種的水蜜桃在山上一盒八個出價八十,阿嬤請了車運到高雄才狠狠的說「四十,要不你就運回去」。買到我手上一樣甜滋滋的水蜜桃,一顆就快八十,背後肥了沒良心的商人
  • seven
  • 給野人

    野人:
    對啊~
    無奸不成商,若是缺乏完善的制度和措施,下層社會的人民永遠是被榨乾血液的無辜群眾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