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阿磊,你最大的願望是什麼?」
「中兩百萬發票!」阿磊不假思索的說出。
「呵呵!兩百萬啊!這可是很多人的願望喔!有兩百萬日子可就爽翻囉!」我嘻皮笑臉的。
「其實,還有另一個比較容易達成的願望…」阿磊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很飄渺。
「是什麼?」不過那時我還沒來得及察覺。
「我希望,我能夠被一台賓士車撞死,這樣我爸媽就會有一筆賠償金了!」阿磊直直盯著遠方的海平面,我卻連個字也擠不出來。
 
 
電影「當幸福來敲門」是描述一個單親爸爸(威爾史密斯飾演),因為事業失敗窮途潦倒到無家可歸,卻還得擔起撫養兒子的重擔。為了兒子的未來,他重新振作,處處向機會敲門,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,最後成為一個成功的投資專家…
 
當我敘述電影劇情給阿磊聽時,他什麼也沒說,臉上只露出了近乎嘲諷的表情。
「阿磊,我覺得這部戲最感人的地方就是,威爾史密斯始終相信:只要今天夠努力,幸福明天就會來臨…」
「是啊!只要夠努力,一切就會迎刃而解…」阿磊撇撇嘴。
「對啊對啊!」其實我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,我只是希望能幫阿磊打打氣,我並不希望阿磊放棄自己的夢想。我記得一年前,我們拿下高中聯賽冠軍時,阿磊曾經告訴我,他想要當個籃球國手,他說那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。
一年後,阿磊有條不紊的向我分析,被賓士車撞死的機率、如何製造意外的車禍、要為自己保多少險才足以使家人脫離負債的窘困……
他沒有再向我提那個他做了十幾年的夢,一次也沒有,連球隊他都沒來練了!

電影裡,威爾史密斯在籃球場時對他兒子說了一段話:「別讓人家說你…你成不了大器,即使是我也不行。如果你有夢想的話,你就得捍衛它,當人們做不到時,就會說你也不能。有目標就全力以赴,就這樣。」
我很仔細的把這段話抄下來,我在想,有一天我要用這段台詞來告訴阿磊:「如果你有夢想的話,你就得捍衛它!阿磊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辦得到!」
沒想到,真的到了這一天,我卻只是吐出了一句老套的勵志書台詞:「只要你努力的朝你的目標前進,終有一天會抵達的!」接著,期期艾艾的希望阿磊會回應我些什麼。
 
他看著我,眼神十分平靜:「小夏,你有沒有聽過『貧窮體驗營』?曾經有人辦了個貧窮體驗營,說要讓人體驗貧窮,好學會珍惜物資,挖掘貧窮的現象,參加的人還要繳報名費,清寒者半價優待…」
停頓了一會,阿磊的雙眼噴出火花,他幾乎是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字的從嘴中迸出:「然後那些苦個兩三天的有錢人,從貧窮體驗營領取了證書後,就會用一副同情憐憫的表情說:貧窮真可憐!我們要幫助貧窮的人!他媽的說這些有屁用!那些懷抱著巨大同情心的人,分明就是在炫耀他們的優越、展示他們的富足!說的那麼好聽,全都是為了要博取他人的好感,在幫助人的同時,還不斷期待會獲得回報!要是別人不感謝他,還會罵人不識好歹,虛偽做作的要命,但是大家都愛這一套,他們都喜歡享受去幫助別人時,對方痛哭流涕說的那一聲謝謝;他們不過是想藉由他人的不幸,來提醒自己的幸福!看到別人越不幸,他們的幸福指數就會越高…」
我渾身都不自在,像是被人一把揮掉我好不容易募集得來的捐款,更像是被人狠很揍了一拳。
「小夏,我問你,你以後想要做什麼?你的人生目標是什麼?」
「我…我不知道…」
「你總說目標目標的,卻連自己究竟要什麼都不知道!你和那些成天抱怨人生很無聊、很辛苦的人一樣,因為現實裡還有逃避的空間和空隙,就把時間都耗在尋找自己的目標裡,一邊抱怨自己擁有的太少,一邊抱怨如果能夠有錢的話就好了…你們之所以還能這麼悠悠哉哉的原因,是因為你們從未被現實逼到絕境,那種三餐不濟、顛沛流離的生活,從來都只是電影裡的情節…」
 
我腦子嗡嗡作響的,眼前突然浮現威爾史密斯在電影裡,老對著兒子重複的這句台詞:「你要相信我,我會找到好工作的…你要相信我…」
我想跟阿磊說,信念很重要,電影裡頭不就是因為相信,所以才會有美滿的結局,就算過程中,他們父子倆被迫睡在庇護所、公車站、洗手間或任何能過夜的地方,威爾史密斯仍是憑藉著自己的努力,獲得了證券經紀人的工作機會,最後甚至自己開了公司、做了老闆,瞧!只要努力,一定會有成功一天的。
我還記得,那時我看到威爾史密斯破產後,被旅館踢出房門,走投無路的他帶著兒子睡在車站的男廁中。當外面的人敲打著門板要進入廁所時,他用腳抵著上鎖的門板,一邊呵護著自己熟睡著的兒子,一邊無聲的哽咽,地上鋪滿了衛生紙用來隔離冰冷的地板,熟睡的兒子永遠都不知道老爸此刻內心承受了多麼巨大的煎熬…
看到那一幕,我忍不住哭了,在那一刻,我好同情阿磊,我哭不只是因為劇情感人,而是因為阿磊,我揣測著阿磊是不是也過著這般困迫不安的生活?我在想,我是不是該把我最新的那款球鞋賣掉,幫阿磊繳這一期的班費?
……
沉默了兩分鐘後,阿磊開口說:「我搬家了,放學後來我的新家吧!」
我只有點頭的份。
 
阿磊的爸爸是包工程的工頭,以前的暑假阿磊都會去工地裡幫忙,偶爾賺了幾百塊零用錢,就急著找我出門打電動或是看電影。有一次,我一時興起,自告奮勇的說要去工地幫忙,不到半天就拉著阿磊一起落跑了,天啊!簡直累到不行,太陽又大、鋼筋又燙的,那簡直不是人在做的工作,阿磊因此嘲笑了我好久。
我以前常去阿磊家鬼混,我們會窩在房間打一下午的電玩,鬼吼鬼叫的發出怪聲,等到吃晚餐時,兩個人都沒聲音了,就只會一直傻笑。
阿磊帶著我走進一條偏僻的產業道路,馬路的兩旁種滿了玉米,我想不透在這種地方怎麼會有人蓋房子?然後,遠遠的,在路的盡頭,我看到了一間小小的藍白塑膠棚子,阿磊深呼吸了一口氣,說:「我家到了!」
 
那幾乎不能稱做家,頂多只能算是工寮。除了一間兩坪大的小木屋外,其他都是用塑膠棚搭起的空間,廚房只不過是一張放了瓦斯爐的桌子,而且,沒有廁所、沒有浴室,他們就在玉米田的中間、產業道路的盡頭,搭起了一間風大點就會被吹走的小房子。
阿磊的房間就是一張和媽媽、妹妹一起睡的大通舖,他老爸為了安全,每晚都睡在塑膠棚下,提高警覺怕半夜有人襲擊。
我吶吶的說不出話,阿磊他爸媽看到我時,不但吃驚還露出略略責備的神情,我知道,誰都不願意見到這種場面。
我很想要爽朗的說:「原來你搬到這啦!這裡空氣很好喔!」
但是,誰都沒有開口,阿磊在和他爸媽點頭打了招呼後,又把我送出去坐車。
 
電影裡的威爾史密斯,每天西裝筆挺的出門推銷,他看起來光鮮亮麗,口袋裡卻只有十幾元塊錢,甚至因為付不出計程車費,在停紅燈的街口狼狽跳車,他邊大喊:「對不起」,邊拔腿狂奔,要是被抓到他就完了!
他付不出車錢,付不出房租、貸款、國稅,每天卻有接不完的債單。
他周旋在生活正常、富裕的人身邊,小心翼翼掩飾著自己窮困潦倒的狼狽。
當別人看到他拎著大包小包時,他說:「我要趕去東岸跟〤〤的老闆打高爾夫球,順便介紹一下公司的產品…」
「嗯!不錯不錯!好好加油!」
事實上,因為沒地方住,他每天都要趕在五點鐘去收容所排隊,好搶到一張過夜的床位。
 
在公車站的站牌前,阿磊對我說:「我爸不准我帶朋友來,他說就算窮,也不能被人瞧不起!」
阿磊周旋在我們這些同學中,同樣小心翼翼的掩飾自己捉襟見肘的窘困,好一段時間,他都婉拒了我們的邀約,他說的很清淺,從來沒讓人看出他潛藏的妒羨和對現實的憤怒。
他轉過頭看我:「小夏,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繼續唸書,如果有機會,我要去考資管作工程師,我表叔就是在新竹作工程師,聽說一個月收入十幾萬;如果沒有,我就要去工地幫我爸的忙。我們家揹了幾百萬的債務,現在唸書對我而言,實在是太奢侈了…」
「我……」我張著嘴,仍舊是發不出聲音。
「小夏,你以後想要做什麼?」
一年前,阿磊說要當籃球國手時,我曾經很豪邁的說:他當中鋒,我當後衛,我們兩個會是完美的組合!
不過,我老爸總覺得打籃球賺不了多少錢,他說男孩子以後要養家活口,一定要找份會賺錢的工作,我跟我老爸說,那我以後去學商好了!老爸有點滿意的露出笑容!
「我…」我頹然地低下頭,其實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?只要別人覺得好,我就想要去做;只要能讓身邊的人滿意,我就感到高興…現在我才知道,那只是一種藉口,用以規避我對自己的不負責任。

「小夏…」阿磊抓住我的肩膀,「對你而言,幸福是一個名詞,對我,它卻是一個動詞,而且還是長了腳會跑的動詞…」
阿磊突然爆出哭聲,用力的搥打著我:「你們憑什麼和別人談論貧窮?你們這些把幸福看做理所當然的人,憑什麼和別人談論夢想?」
 
 


電影裡,威爾史密斯說:「有目標就全力以赴。」勵志人心,給予人面對困境的勇氣。
有人說,這部電影是男人版的「永不妥協」,內容平實,卻會讓觀眾在電影院裡忍不住熱淚盈眶。

然而,關於現實,我們總是能如此雲淡風輕的隔岸觀火,多麼事不關己啊!
因為幸福,對大部分的人來說,不僅僅是名詞,更是一個說到爛、令人麻木的字眼…



阿磊把我送上車後,我們就再也沒說過一句話。
有的時候,過度的坦承,反而讓我的怯懦與軟弱無所遁形。
我巨大的同情,變成了一種折磨,犀利的指責我別有企圖的慈悲。

幸福,大多時候,是一種凸顯自我的籌碼。
然而,卻將我們的友情,一點一滴的侵蝕了。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關連結:
「當幸福來敲門」的電影官方網站

影評:
你只能哭兩次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logseven 的頭像
blogseven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