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時後看「異域」,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,過了幾年,除了庹宗華在電影裡聲嘶力竭、流著淚吶喊的畫面還依稀記得外,什麼感人肺腑的劇情都忘光光了,真的…都忘光了…



同事前幾天剛從泰國結束了五天的員工旅行回來,興奮的我一直纏著他們,要他們說去泰國發生的趣事?
「有騎大象嗎?」(小蜜蜂嗡嗡)
「有去看人妖嗎?」(小蜜蜂嗡嗡嗡嗡)
「ㄟㄟ,那你們有沒有去玩水上活動?」(小蜜蜂嗡嗡嗡嗡嗡嗡嗡嗡)
我的口氣活像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,無知中帶點自以為是的偏頗,大象、水上活動、人妖…就是我對泰國全部的認識了,其他像泰國的歷史、風俗民情,那些以前有讀過,也曾經聽人說過的故事,全都比不上這些觀光客的第一印象。
(我突然想到很早以前,有人問我花蓮有沒有麥當勞、是騎山豬還是騎腳踏車上學時,被我丟了一個白眼…原來刻板印象真的是理解這世界的最佳工具。)
 
Mineral說:「我們這次去參加金三角的異域村,有一個解說員超好笑的…他的臉超正經,可是說出來的話,好笑到不行…」
完了!這莫非就是我最難以抵擋的「黑西裝式的搞笑」?
我的臉像等待被餵食的小狗:「快說快說!我要聽!」
 
Mineral端出撲克臉,模仿解說員的口吻:「各位貴賓,你們在選購海洛因的時候,請記得一定要認明[雙獅踩地球]商標的海洛因磚,這是具有國際級認證,全世界最優良的金三角特產,品質精純有保障…」
(哈哈哈!我第一次聽到有人介紹海洛因跟介紹名產一樣,還雙獅踩地球咧!又不是在認三支雨傘標!)
 
「另外,再告訴各位貴賓一個好消息,現在購買金三角海洛因也可以刷卡了喔!歡迎前往參觀選購,不過不保證人身安全就是了。」
(我有聽錯嗎?海洛因還可以用刷卡的喔?那該不會有買一千送一百的活動?)
「還有,後面落單的那位貴賓,請不要把展示用的海洛因磚帶走,這樣我們還要跑一趟金三角帶回來,沒有身份證通行很麻煩低。」
 
「接著,解說員就為大家示範海洛因的標準吸食方式……然後,你們就可以自由活動了!」我順口的插話。
身旁的人楞了一下,突然笑倒:「解說員掛了……」
「哈哈哈……」連海洛因這種一級毒品都可以當作展示品了,那有人示範不是更有說服力!
 
「還有還有,除了海洛因以外,他們還有介紹槍枝…」
Mineral繼續模仿:「這是我們91師向政府繳械的槍枝砲彈,如果各位貴賓想購買一些槍枝的話,歡迎晚上再過來,記得不要跟導遊說喔!另外,為了響應五一勞動節,特地限時一星期特惠價優待各位貴賓,買兩支機關槍,還送一顆手榴彈。」
 
………………
 
大家都笑了,在Mineral轉述的場景中,除了那一身軍服的解說員,依舊維持著一臉嚴肅、悲苦的表情外,大家全都被他不可思議的誇張台詞給逗笑了!
連遠在台灣的我,聽到這種購物頻道式的介紹,都忍不住爆出笑聲,還突發奇想的說可以賣海洛因珍奶(一樣喝完就掛點)…
 
 
可以刷卡的海洛因、買兩支機關槍送一顆手榴彈、沒有身份證的生活…
在我們的嘻笑中,他們的苦難全都只是一種哈哈帶過的笑點,笑完之後,我們繼續過我們的安樂日子,三不五時幹譙台灣有多亂、物價漲薪水卻沒漲、他〤的名牌包上市卻沒錢買…
然後,在泰北有一座異域村,住著民國三十八年從大陸撤退的孤軍,他們把泰北視為過境,懷抱著「反共復國」的大夢,巴望著能回到祖國,在身份證上蓋上「made in Taiwan」,卻在那裡終老一生,留下了血脈和後裔。
過了半個世紀,曾經在台灣引起熱烈援外活動的泰北異域村,卻慢慢的炭火漸歇,那些不斷唱著歷史悲歌的孤軍後裔,依舊成了泰國的過客、台灣的孤兒。
那裡的人沒有國籍、沒有身份,不受任何國家保護,沒有機會讀書工作,村子裡數十個小茅屋的外牆貼著幾個大字「還我國籍」,靠著種櫻粟花製作高品質海洛因過活。
什麼讀書、出國、留學、LV全都是一堆笑掉大牙的夢話!
 
 
網路上有人說:「我以前有個僑生同學就是滇緬游擊隊的後代,他說他十來歲就學會在叢林中作戰了,看到台灣的年輕人喜歡在街頭逞勇鬥狠,他覺得很好笑……」
 
《佐賀的超級阿嬤》中,阿嬤開朗的對孫子德永說:「窮有兩種:窮得消沈和窮得開朗。我們家是窮得開朗,而且和最近才變窮的人不一樣,不用擔心,要有自信,因為我們家祖先可是世世代代都窮的喔!」
 
 
一群來自祖國的觀光客,興高采烈的魚貫進入簡陋的茅草屋,用看戲的心情欣賞一級毒品。
解說員問:「你知道我們要跟誰討國籍嗎?」
會計部的天才用極大的嗓門說:「泰國阿!」
「不,我們是中國人,我們不想當泰國人,這是貼給台灣看的,我們要的是台灣的身份證,搞政治的沒一個是好東西,你們記得回去幫我們寫信給陳水扁,叫他給我們身份證。不然,就投票給國民黨,要他們上台後,記得他們當年丟了一票人在金三角。」
 
 
 
我突然明白,有時微笑比現實更為殘忍…
 
 

對不起……因為自私是人的本性,因為我們都害怕失去安定的日子,因為看別人跌倒總是比較好笑,因為我吃牛排的時候會忘記餓肚子的痛苦…
 
對不起,我們……真的忘了很多事…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這篇文章的內容很多都是從Mineral的文章取巧,她寫的太好太感人,讓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再多說什麼了…(那這一篇是怎麼回事?)

文章部分內容出處:
Mineral「金三角購物頻道的『好消息!!』


相關報導:
異域孤軍 泰北送炭 薪火漸歇
 
 
 
創作者介紹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5)

發表留言
  • quigonjinn
  • 雙獅踩地球

    劉德華的電影門徒裡面就有提到
    好像是真的有這麼回事呢!
  • 莓比
  • 海洛因和槍械的笑話很好笑...

    我記得那時候,《異域》好像還拍了好多集,新聞好像也有做過一些追蹤報導
    但是人總是很健忘...尤其是那些事情發生在我們眼不見為淨的遠方
    好像幾個月前吧!突然又有人提起這件事
    我覺得很驚訝,因為我以為那已經是歷史的陳跡了
    我以為那些人都回來了
    原來他們只是被無情的遺忘了
  • seven
  • 我也快要哭了

    alo:
    我看完你貼的那一篇,也快要哭了......

    這世界上存在太多被遺忘的角落,因為無干緊要,所以都被遺忘了.....當另一波的新聞再起,沸沸揚揚,過沒多久...依舊會被遺忘...

    這種遺忘的態度為我們省卻不少麻煩,卻也...更為冷漠了....
    好吧!
    該來想想自己能做些什麼...
  • IKO
  • 這個好笑

    哈哈哈!真是笑屎偶了!
    不錯笑耶!
    旅行中遇到這樣能帶動氣氛的導遊真的很開心,
    咦?不是員工旅遊嗎?
    SEVEN怎沒同行咧??
  • seven
  • quigonjinn:
    挖~沒想到雙獅踩地球在毒品界這麼紅!
    如果哪天去泰國還真可以帶一點回來做紀念,不過應該會被海關扣押吧!!



    莓比:
    我印象中異域的第二集還有林志穎耶~
    而且他怎麼好像都沒有變老的樣子(陷入題外話中...)


    被無情的遺忘....
    是啊!
    我一開始笑得很開心的時候,也忘了很多很多...



    IKO:
    那個...有人出征,總得有人駐守!
    話說回來,我那幾天也頂....混的...
    他們出門,連我的靈感都一併帶走了...
    現在大家都在,這感覺還真好!
  • 寂寞梧桐
  • 笑中帶淚

    這是笑中帶淚的真實人生,
    比上不足,比下有餘的心之外,還能有什麼樣的關懷?

    這是被遺忘的角落,還有幾代的孩子會在這兒出生?該怎麼辦呢?真憂心。
  • 莎拉
  • 有時候人們能夠拿自己的痛來苦中作樂,事實上只是因為那句話:「我們笑是為了不要哭」............。
  • seven
  • 梧桐:
    教育很重要喔~
    真實人生也的確是如此的笑中帶淚...
    不過,我們究竟該抱持著何種的心情去看待呢?

    我有的時候其實很討厭一些懷抱著巨大同情心的人,他們的表情帶著憐憫和施捨,隱隱約約總透露出一種優越感。
    他們必定是比我過得好,才會露出那樣的表情,但常常會令我感到...厭惡....

    然而,當我去看異域或是其他事情時,卻也不免露出那樣的表情....
    看到他人的不幸而同情,甚至感同身受(但是,明明就沒有經歷過的人,憑什麼說感同身受?)

    會不會,我也是在用另一種優越去看待他們呢?

    每個人都有各自選擇生活的方式,他們面對艱困環境的勇氣,是讓我佩服的,但在這,每個人也都有著各自的困擾,大家都努力過著自己的生活....


    我想,不管是在哪個角落,能夠奮起,並為自己生命負責的人,都該擁有光彩及掌聲,不論他們是用何種方式....
  • seven
  • 小e:
    天阿!
    你居然找到了這首歌..我一堆昔日的記憶都被掀起了!

    真的催淚,而且配上了王傑蒼涼的聲音....





    莎拉:
    >>有時候人們能夠拿自己的痛來苦中作樂,事實上只是因為那句話:「我們笑是為了不要哭」............。


    恩恩!認同!
    這真的是需要十分大的勇氣阿!
    還有,你和你的夢想,真的給了我很大的勇氣.....真是感動又感謝~
  • 大肥貓
  • 我看了幾個你提供的連結
    果然,又讓我想起小時候看異域的幾個殘缺的意象。總覺得......悲壯,而且無奈......

    插個題外話
    阿些,我家在辦活動唷~
    有時間的話,歡迎一起玩~
  • tooz
  • to: Seven

    我看完異域這部電影,說實話只有搖頭。商業化,撒狗血。對於想了解當時滇緬孤軍的史實其實沒有多大助益。

    也許是因為當年先看過柏楊寫的小說【異域】吧,他對於史實的重現十分精準,比刀鋒還銳利的筆鋒刻劃著希望與絕滅,這部小說絕對堪稱經典。至於電影,我猜柏老看完應該也只是搖頭吧。
  • seven
  • 老兔:
    老實說,我是一直到這次查資料,才知道異域原來是由柏楊的書改編的...

    異域這部電影,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的回憶了,如今回想起來,竟然也只零星剩下一些灑狗血的記憶!

    有的時候,寫東西難免片面,我寫完這篇後,也一直在想,自己所言是否只是另一個同情心氾濫的無病呻吟?
    我究竟還忘了哪些事呢?


    不過,藉著你的這篇留言,反倒是激起我想要一睹柏楊所寫的「異域」,尤其是你說的這句「他對於史實的重現十分精準,比刀鋒還銳利的筆鋒刻劃著希望與絕滅,這部小說絕對堪稱經典。」

    讓我來親自感受感受~
  • 水舫
  • 柏楊文筆真的很優喔~
    高中時候看過他寫的<醜陋的中國人>很好看~

    而且有一說法異域寫的就是柏楊真實經歷的故事而後所改寫的
    不過說實話朱延平拍的真的很爛,但是實際故事很棒對照今日充分體會「老兵不死,只是凋零的感慨」我那時候去看完全是為了王傑~哈哈哈
  • newatai
  • 光看到小蜜蜂嗡嗡嗡就已經笑倒了
    更不用說後面的對話
    怎還有辦法正襟危坐看異域
    seven 妳這是考驗大家呀~ :)

    不過每次看到這種歷史的原罪啊
    都會有種矛盾的心情
    歷史的原罪不該被遺忘但也不該被加深
    該被曬曬太陽卻不是被上下翻攪一番
    太多豬頭人物喜歡消費這些歷史了
  • seven
  • 水舫:
    我也有查到資料說異域是柏楊真實經歷故事而改寫的,也有另一個版本是說並非是柏楊的經歷,而是根據身邊友人的真實故事所改寫....
    看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解答!

    還有,你的記憶力怎麼這麼好?我都快忘光異域裡在演什麼了....(不知道第四台還會不會重播....還蠻想再看一次的...看看跟小時候記憶差多少..)



    newatai:
    對啊!
    歷史的原罪....
    內心偷偷的吶喊「又不是我幹的」,可是卻又很想要插一腳的說我也有責任...

    真的頂矛盾的!
    (矛盾矛盾....然後因為也不知道該做啥?漸漸的又被淡忘了....)

    >>太多豬頭人物喜歡消費這些歷史了

    這句描述的好具體喔!
  • jasmin
  • 嘆!

    1992年,我第一次出國,目的地就是泰北金三角,
    那時我是一家傳播公司的企劃與執行製作,受泰國觀光局邀請去拍攝泰北,
    至今印象仍深刻的是,車子在泰北山區不斷前行的畫面,
    還有生平在苗族人家屋旁看到的第一朵罌粟花,
    潔白、純淨,很難與世紀毒品聯想…

    人總是善忘的,才15年,我對泰北的記憶已逐漸模糊,
    何況是近50年前的難民血淚呢?

    嘆!
  • @[傑克猴]@
  • 當年敗戰逃到台灣做威作福的懦夫,
    大概只記得還在身旁的同伴吧,
    那些懦夫現在更是跑去抱以前他們視為敵人的大腿,
    能說什麼,
    戰爭真是害慘人了,
    如果那團敗將在橫渡台灣海峽時就翻船葛屁,
    可能現在沒有這麼多遺憾。

    @[O_________O]@/
  • seven
  • jasmin:
    說到罌粟花,我好像曾經在電影裡看到過....

    每一樣東西都有他存在的原因(關於蟑螂....我可能要想一想),而用途和看待的方式卻會使他產生變化及差異...
    所以,一朵潔白、純淨罌粟花,可以是世紀毒品也可以有其他用途....

    人是善忘的,有的時候,因為這樣的健忘,才讓我們充滿勇氣!



    阿猴:
    我看到我同事寫出那個解說員所說的話:「「不,我們是中國人,我們不想當泰國人,這是貼給台灣看的,我們要的是台灣的身份證,搞政治的沒一個是好東西,你們記得回去幫我們寫信給陳水扁,叫他給我們身份證。不然,就投票給國民黨,要他們上台後,記得他們當年丟了一票人在金三角。」

    內心還真的是頂圈叉的!

    這世界上該葛屁的人還真多!
    我討厭政客!
  • 我
  • 看了這一篇好想哭喔。

    不小心從ireading逛過來的我
  • seven
  • 我:
    ......你的暱稱...還真是讓我不知道是留言給誰阿~

    我最近迷上了ireading,只是最近比較忙,沒什麼時間更新上面的書評,到時上去看看你的書籍介紹,大家一起分享,一定很讚!

    關於異域...有些時候,表象真的比較美麗阿~
  • 也叫Seven的Seven
  • 感到無奈的心酸

    "異域"我沒去過,可是從很小的時候就聽長輩說起
    每每觸及這個話題,總有種莫名的心酸...
  • 賈忠偉
  • 「自立晚報」在民國49年12月30日起連載的《血戰異域十一年》,就是根據當年泰緬孤軍的故事改編而來的。而作者鄧克保其實是名作家柏楊的化名。《血戰異域十一年》一刊出便立刻造成轟動,因此一連載了3個月,而平原出版社在同年將其印成單行本,以《異域》的書名重新發行,一時之間,洛陽紙貴,成為歷久不衰的超級暢銷書!民國66年由星光出版社再版,77年後另有躍昇文化公司版本。根據民國66年的大專聯考作文題目「一本書的啟示」,結果發現當年最多考生以《異域》給他的啟示為題來寫作。而民國88年香港《亞洲週刊》票選「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」,《異域》排名35。《異域》堪稱一部台灣文學的經典之作,雖然後來出土的許多史料與口述歷史對於《異域》有許多批評與更正,甚至有人直指整本書都是胡說八道,而著有《金三角國軍血淚史》的覃怡輝先生也指出《異域》的素材都來自李國輝出獄之後的口述,因此參雜太多個人恩怨在裡面(李國輝為李彌將軍所轄之第8軍237師第709團上校團長;即民國79年~朱延平導演的電影<異域>中柯俊雄所主演的角色!原本少將官階的他~回到台灣之後先是被降成上校~後又因涉嫌槍殺副團長與盜賣軍火之事~遭部屬聯名控告而判12年徒刑,在獄中關了兩年,後來經過立委、國代聯名訴願以及李彌和柳元麟這兩任前後任總指揮協助,才被特赦而退伍~民國76年過世後被葬於五指山國軍公墓!),尤其對李彌的描述,更讓孤軍無法接受。但就當時的時空環境來看,《異域》喚醒了我們對於孤軍的重視與關心,因此仍然在近代紀實文學的領域佔有一定的份量。
  • 訪客
  • 可否請教您人本自然文字編輯工作的薪水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