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永遠都在追求更好的生活、更好的享受、更大的自由,生命像一場與世界的搏鬥。但通常,我們都把時間花在發出被人痛宰的哀嚎和抱怨,以證明自己的存在,我們甚至無法察覺,事實上我們並沒有為自己真正想要做出任何努力,連一點點都沒有……

 

在電影「穿著Prada的惡魔」中,《RUNWAY雜誌》是紐約時尚的風向指南,有人會在暗夜,悄悄蜷曲在被窩裡,憑藉著手電筒的微弱燈光,用著極度傾羨的眼光,貪婪撫觸著RUNWAY中亮麗的模特兒照片,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進入紐約這個大蘋果都會中…

而身為RUNWAY的主導者梅蘭達(梅莉史翠普飾演),強勢、冷酷、銳利、聰明、呼風喚雨,為了讓RUNWAY成為紐約甚至是全世界的時尚聖經,梅蘭達什麼事都作得出來。

電影在初出茅廬、滿腔熱血的社會新鮮人安迪(安海瑟薇飾演),意外成為梅蘭達的小助理中展開。這位從頭到腳全是Prada的女士,成為了安迪最嚴酷的考驗,也掀起了許多在職場汪洋裡奮戰求生小蝦米的共鳴波濤。

 

許多人認為梅蘭達是負面的角色,如同片名,她是那個穿著prada的惡魔,她對所有的人事物都有一種強烈的優越感,不斷提出各式各樣離譜的要求(在暴風雨中要求飛機起飛、在下午三點前要看到未出版的哈利波特手稿、十五分鐘內要看見一盤牛排放在桌上,等到安迪好不容易弄到牛排後,又突然改變心意不要了)。

惡魔!想起被老闆惡整的慘痛經驗,許多小蝦米不約而同咬牙切齒的吐出「惡魔」這兩個字。

在「與惡魔締造交易」的場景中,通常會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下場。

一種是在接受惡魔給予的甜美果實,慢慢得到財富、名氣、地位、權力後,卻赫然發現,原有的正直和勇氣、坦承和信任成為了這場交易中的最大犧牲品……慢慢的,自己也成為了另一個惡魔。

另一種是,沒有果實、沒有財富、沒有地位、沒有權力,人們像臭水溝裡猥瑣的老鼠,一邊害怕失去工作、害怕付不起帳單、害怕挨餓。在這場交易中,他們非但一無所獲,還連帶的把對生活的尊嚴與從容一併扔棄,把滿腹的怒氣對準了老闆,成為錢的走狗、惡魔的奴隸。

 

只有極少數的人,能夠跳脫「成為另一個惡魔」或「成為惡魔的奴隸」二元論的選擇題,從容的建立一套現金流,成為自己的主人,輕鬆優雅的說:「我對錢不感興趣,我工作是因為我熱愛這份職業。」

 

「為了錢工作」或是「為了自己工作」,我想大多數的人都會希望自己是後者,可現實生活中,我們都是那隻在滾輪裡瘋狂奔跑,努力完成上司指令的白老鼠。

白老鼠偶而會獲得獎賞,幾顆葵花子或溫柔的撫慰,然後再度送上滾輪…

 

我們做著美夢:「有一天我要比比爾蓋茲還有錢」、「有一天我要住進豪宅、開跑車」,在這場與惡魔的交易中,恐懼使我們放棄探求夢想,慾望使我們背離夢想。

究竟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確知自己的目標?並且為了目標而做出努力?

(我們為了他人努力工作,卻從來不為了豐盈自己而努力)

錢是無法滿足慾望的,卻是慾望最佳的催化劑。

而往往,因為恐懼和慾望,使我們失去了生活的彈性,我們不敢不工作,因為害怕付不出這個月的帳單;我們不敢得罪上司,因為這一季的名牌包包要用績效獎金支付。

當我們忙著尋找金錢和安定時,最後卻連從惡魔那換取甜美果實的籌碼都沒有。

 

蔣勳說:「我有,可是我可以不要。擁有懂得去『要』和『不要的智慧』,這種餘裕就叫做美。」

youtube的創辦者陳士駿說:「自己的答案,才最真實,你要勇敢冒險。」

伯克‧富蘭克林:「為什麼要嘗試打敗你的競爭者呢?只要擁有不被對手打倒的力量就可以了。」

 

我們都想要為了自己工作,卻連自己真正要什麼都搞不清楚。恐懼和慾望透露出抗拒思考的無知,「目標的不明確」其實是因為太渴望由他人來主宰一生。

 

在這場與惡魔締結的交易中,究竟有多少人能擁有選擇自己所想所要的勇氣?

當我沈浸於抱怨、憤怒和貧窮中時,不禁發現,惡魔有的時候,不僅僅是考驗,也是一面最誠實的鏡子啊!





創作者介紹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大肥貓
  • 你對這部片子體悟真的很深
    現在有很多人在職場上做著自己不喜歡卻又不得不做的事
    再無奈,還是得撐,因為害怕,或者也是因為......習慣了>_<
  • bubu
  • 讓我想起一則網路轉貼的俄國文豪托爾斯泰的故事
    這樣說:
    有一位農夫,早出晚歸耕種一塊貧瘠的土地,他勤奮的工作,午餐也顧不得吃,太陽要下山的時候,
    就嘆息時間太短,也常常自言自語的說: have to save something for raining days 。
    (我務必積蓄五穀,以備不時之需。)
    有一位天使聽到了,覺得農夫很可憐,就靠近對他說: 「你很認真,對父母有孝行,對子女有愛心,對鄰居和睦相助,
    所以上帝要賞賜你更多的土地,讓你富足。今天,從這做起點,你能力所及的去跑,
    等你繞一圈子回到原點時,我會將圈圈以內的土地贈送給你,讓你飽足。」
    這個農夫真是高興極了,馬上就開始跑,也忘了帶飲水,只顧往前跑。
    當他跑了半個鐘頭後,往後看,啊!真高興,
    他想:我這輩子夠用了,這塊地所產的五穀能供我一輩子。
    他想停下來了,但是又想到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,我應該為我的兒女再跑一段路,
    讓他們也有一點的家產才是,於是又跑了一個鐘頭,他又渴又累、汗流浹背。
    他往後看,離起點的地方已經很遠了,也許應該折回。
    可是他又想起了他的兄弟姐妹,他再往前跑了一段。
    他的胸口開始有一點悶熱,頭有一點暈。
    他開始想:唉!我畢竟年紀大了,身體狀況大不如從前,我退休了以後怎麼辦呢?
    也許我應該再多跑一點路。
   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,他體力不支倒地,不久就死了,連回到原點的機會也沒有。
    當然,什麼土地都沒有得到。

    也許生活得很簡單也是需要學習
  • seven
  • 大肥貓:
    大概是因為和這幾年的經歷有關,所以才會格外有感!
    我自己不希望會因為習慣或是恐懼,而限制了自己的發展。
    如果真的決定了,那就要勇敢接受並且找尋最舒服的方式...對吧!


    bubu:
    這真是一個很有寓意的故事阿!
    想要簡單生活看起來容易,不過可是要和自己的慾望搏鬥的呢!
    不過如果天使給了我這樣的機會,我大概也很難抵擋誘惑,忍不住多跑吧!
    呵呵~
  • jasmin
  • 交卷囉!

    ㄝ,等我看過這部電影,
    再來仔細閱讀及回應你這兩篇文章(希望不會太久)

    另,你點名的考試,我交卷囉,來改分數吧!
  • 莓比
  • "蔣勳說:「我有,可是我可以不要。擁有懂得去『要』和『不要的智慧』,這種餘裕就叫做美。」"

    能夠選擇要或者不要,真的是很理想的狀態,但是這樣的『美』卻仍要『餘裕』去作支撐
    就像是如果我有很多錢,就可以選擇要買名車還是捐去蓋醫院
    如果我有很多時間,就可以選擇要睡覺還是要旅行...
    這些選擇,都必須要先達成『如果』才有可能
    所以大家才總是說「我無從選擇」(因為『如果』還沒達成啊!)

    可是弔詭的地方就在於
    到什麼地步『如果』才算達成呢?
    有多少錢叫做『很多錢』
    要多少時間才叫做『很多時間』
    「很多」好像是永遠追不到的胡蘿蔔
    在追逐「很多」的歷程中
    我們每個人都是夸父
  • seven
  • jasmin:
    去看過你的卷子囉!
    真的很用心,連照片都貼出來了!
    我差點心虛的冒汗....感謝啦!
    同樣期待你看完電影的分享...





    莓比:
    你說的對,這樣的美的確需要餘裕才有辦法去支撐。

    我從前也會這樣認為,如果我有三萬塊,我可以選擇吃滷肉飯或是去飯店吃大餐;但是如果我只有三十塊,那我就只能吃滷肉飯。
    現實根本沒有讓我選擇的餘地。

    這種情況很弔詭,如你所說的,我們都無法確知什麼樣的情況能足夠滿足我們?
    而慾望往往是無底洞。

    所以,在追逐的過程中,最重要的目標往往被模糊,被「誰誰誰比我好」、「誰誰誰擁有比我更多的東西」給模糊!

    但是,如果我們連自己真正渴望擁有的東西都不知道,那又如何去取捨要或不要?


    那些「如果」真的都達成了,一切就會完美了嗎?不一定吧!

    夸父追的好歹是太陽,很多人卻連自己在追什麼都不知道,就自動送上了社會的運輸帶,庸庸碌碌的過了一生.....
  • jasmin
  • I need與I want

    seven,終於看了<穿著prada的惡魔>了,
    把妳的兩篇文章用〝心〞讀過一次,有許多感嘆,
    昨天去聽了一場聯合線上辦的座談<數位閱讀的時尚美學>,有一位與談者提到I need與I want的觀念,妳不覺得人生的很多追求都不是需要而是慾望嗎?
    慾望讓我們盲目抓取,到後來甚至忘了什麼才是我們真正的需要,我們需要的,真的不多!
  • seven
  • jasmin:
    你的用心讓我好感動...
    謝謝~

    慾望的誘惑力總是比需要來得到,能夠在其中把持的人,才能真正獲得自己的需要,還順帶滿足了慾望.....不容易阿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