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永遠都在追求更好的生活、更好的享受、更大的自由,生命像一場與世界的搏鬥。但通常,我們都把時間花在發出被人痛宰的哀嚎和抱怨,以證明自己的存在,我們甚至無法察覺,事實上我們並沒有為自己真正想要做出任何努力,連一點點都沒有……

 

在電影「穿著Prada的惡魔」中,《RUNWAY雜誌》是紐約時尚的風向指南,有人會在暗夜,悄悄蜷曲在被窩裡,憑藉著手電筒的微弱燈光,用著極度傾羨的眼光,貪婪撫觸著RUNWAY中亮麗的模特兒照片,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進入紐約這個大蘋果都會中…

而身為RUNWAY的主導者梅蘭達(梅莉史翠普飾演),強勢、冷酷、銳利、聰明、呼風喚雨,為了讓RUNWAY成為紐約甚至是全世界的時尚聖經,梅蘭達什麼事都作得出來。

電影在初出茅廬、滿腔熱血的社會新鮮人安迪(安海瑟薇飾演),意外成為梅蘭達的小助理中展開。這位從頭到腳全是Prada的女士,成為了安迪最嚴酷的考驗,也掀起了許多在職場汪洋裡奮戰求生小蝦米的共鳴波濤。

 

許多人認為梅蘭達是負面的角色,如同片名,她是那個穿著prada的惡魔,她對所有的人事物都有一種強烈的優越感,不斷提出各式各樣離譜的要求(在暴風雨中要求飛機起飛、在下午三點前要看到未出版的哈利波特手稿、十五分鐘內要看見一盤牛排放在桌上,等到安迪好不容易弄到牛排後,又突然改變心意不要了)。

惡魔!想起被老闆惡整的慘痛經驗,許多小蝦米不約而同咬牙切齒的吐出「惡魔」這兩個字。

在「與惡魔締造交易」的場景中,通常會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下場。

一種是在接受惡魔給予的甜美果實,慢慢得到財富、名氣、地位、權力後,卻赫然發現,原有的正直和勇氣、坦承和信任成為了這場交易中的最大犧牲品……慢慢的,自己也成為了另一個惡魔。

另一種是,沒有果實、沒有財富、沒有地位、沒有權力,人們像臭水溝裡猥瑣的老鼠,一邊害怕失去工作、害怕付不起帳單、害怕挨餓。在這場交易中,他們非但一無所獲,還連帶的把對生活的尊嚴與從容一併扔棄,把滿腹的怒氣對準了老闆,成為錢的走狗、惡魔的奴隸。

 

只有極少數的人,能夠跳脫「成為另一個惡魔」或「成為惡魔的奴隸」二元論的選擇題,從容的建立一套現金流,成為自己的主人,輕鬆優雅的說:「我對錢不感興趣,我工作是因為我熱愛這份職業。」

 

「為了錢工作」或是「為了自己工作」,我想大多數的人都會希望自己是後者,可現實生活中,我們都是那隻在滾輪裡瘋狂奔跑,努力完成上司指令的白老鼠。

白老鼠偶而會獲得獎賞,幾顆葵花子或溫柔的撫慰,然後再度送上滾輪…

 

我們做著美夢:「有一天我要比比爾蓋茲還有錢」、「有一天我要住進豪宅、開跑車」,在這場與惡魔的交易中,恐懼使我們放棄探求夢想,慾望使我們背離夢想。

究竟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確知自己的目標?並且為了目標而做出努力?

(我們為了他人努力工作,卻從來不為了豐盈自己而努力)

錢是無法滿足慾望的,卻是慾望最佳的催化劑。

而往往,因為恐懼和慾望,使我們失去了生活的彈性,我們不敢不工作,因為害怕付不出這個月的帳單;我們不敢得罪上司,因為這一季的名牌包包要用績效獎金支付。

當我們忙著尋找金錢和安定時,最後卻連從惡魔那換取甜美果實的籌碼都沒有。

 

蔣勳說:「我有,可是我可以不要。擁有懂得去『要』和『不要的智慧』,這種餘裕就叫做美。」

youtube的創辦者陳士駿說:「自己的答案,才最真實,你要勇敢冒險。」

伯克‧富蘭克林:「為什麼要嘗試打敗你的競爭者呢?只要擁有不被對手打倒的力量就可以了。」

 

我們都想要為了自己工作,卻連自己真正要什麼都搞不清楚。恐懼和慾望透露出抗拒思考的無知,「目標的不明確」其實是因為太渴望由他人來主宰一生。

 

在這場與惡魔締結的交易中,究竟有多少人能擁有選擇自己所想所要的勇氣?

當我沈浸於抱怨、憤怒和貧窮中時,不禁發現,惡魔有的時候,不僅僅是考驗,也是一面最誠實的鏡子啊!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logseven 的頭像
blogseven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