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陣子,媽一直催促著要我確認回家掃墓的日子。
掃墓對我們而言是件大事,畢竟我們長期在外地工作,能夠回去掃墓的日子一年只有一次。
不過說到了掃墓,我就想起小時候掃墓時,總會搞得跟家族全體郊遊的樣子,我們有許多照片都是在墓地照的,有的是跟阿公的遺照,有的是跟大姊的遺照,總之,我們在墓地開懷的樣子,只差沒有在那裡放起沖天炮了!
大概就是在這樣的耳濡目染中,我們對於死亡或是親人的離去,縱然感傷,卻總多了一份莞爾或幽默。
就像上次過年我回家,因為新年想試試手氣,就買了個樂透,結果一回家,都來不及坐下休息,就直直的走向大姊的神桌,把樂透彩放在神桌上,用著流氓勒索保護費的口吻,對著大姊牌位說:「姐!拜了你這麼久了,也該給點回報了吧!」

晚上開獎時,大家邊盯著電視注意號碼,就我一個人在那裡叨唸著:「姐!二獎就好…二獎就好…我不貪心!」
不貪心的結果是我連一個號碼都沒中!
「厚~姐你很不夠意思耶!每次都不幫我!」其實我的口氣很撒嬌,不過我大姊也真夠可憐的,人都入土這麼久了,三不五時還要被我指責說沒做事!

這種一個人鬥嘴的獨腳戲,常常上演,就連拜拜時,我也總喜歡用擲筊的方式和大姊聊天,而我的口氣也總是戲謔多過正經。
「姐,剛剛燒給你的紙錢你收到了沒?」
笑筊!
我疑惑了一下,又繼續問:「姐!再給你一次機會,你趕快去拿啦!你到底收到我們燒的紙錢了沒?」
再來一個笑筊!這下我急了,立刻衝到家門外,對著餘燼未熄的火爐大叫著我姐的名字。
「姐!快點拿啦!不然就要被別人搶走了啦!你!手走開!這是我燒給我姐的錢!走開走開!」我對著空氣亂指,捍衛著我也不知道該如何保護的東西。
「姐,你拿到紙錢了沒?」我再問了一次。
聖筊!
我鬆了口氣,這次終於放心了!
「哇!媽!姐現在是我們家裡最有錢的人耶~」我對著老媽玩笑的說,話題百無禁忌。

一切好像都沒有改變,大姊一直在身邊,只是我們看不見她罷了!
我喜歡用這種開玩笑的方式,這樣會讓氣氛變的很輕鬆。

我知道,在父母的心中,永遠有一塊地方安靜的藏著大姊的回憶。
每一年每一年,他們注視著我說:「哇~已經**歲了耶!」
我總可以從他們的眼神中,看到他們偷偷在我的年齡上多加了兩歲,好去揣想大姊現在的模樣,他們的表情寫著:「看看你,現在都已經這麼大了,要是你大姊也在的話……要是她還在的話…」
我知道,在他們的心中多麼渴望看那個來不及長大的孩子,也能有亭亭玉立的一天。

那些傷痛與思念,被他們藏得很好,只偶而透露出一點蛛絲馬跡……
「你姊姊現在不喝汽水囉!她長大囉!要喝酒囉!」我18歲那年,去掃墓時媽媽對著姊姊的照片這麼說,我18歲了,所以大姊20歲了,大姊是大人了……我默默的為姊姊敬酒。
「那個阿姨的表妹的兒子現在多大了?……好像跟**(大姊的名字)同年,哇!那現在也27歲了耶~」爸爸有時記親戚小孩的年齡,都習慣以大姊的年紀作為標準。
「你姊姊小時候,人緣好好!每次出門打招呼的都不是跟我們,都是跟她!」他們一講起大姊小時候的故事,表情就特別柔和。
雖然,那些故事我已經聽了不知幾百遍,可是我每次總聽得津津有味。

那些和大姊的記憶,我都已經忘得差不多了,只能從父母的口述中勉強拼湊一些,唯一讓我忘不了的,就只有大姊那雙總是漾著笑意的眼。
我們家的姊妹,都有著一雙大眼,老妹的眼睫毛長得嚇人,跟洋娃娃的假睫毛沒兩樣!
可是只有大姊,只有大姊才有一雙總是在笑的眼睛。照片中的她,不管是在皺眉、嘟嘴、發呆…那雙眼總是藏不住笑意。

姊姊在笑、姊姊很愛笑,有時我想念她,拿起照片看她時,她微笑的表情總像在逗著我說:「阿呆!你沒事在那裡裝什麼憂鬱少女啊!」
她的微笑純真得像天使,我老覺得是因為大姊太美好,美好得讓人嫉妒,所以老天爺才早早把她收走!
可惡!居然沒收了我大姊!

不過,沒關係,好險我還可以擲筊跟我姐聊天!
沒關係,我知道她一直都在,一直都乖乖的待在我們的心裡,雖然常讓我買樂透時槓龜!不過,沒關係,知道她在就好…這樣就好了…
今年掃墓,我會去看妳的,姐!想不想來塊桃園的名產「肚臍餅」啊?


創作者介紹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3)

發表留言
  • ysw
  • 每一筊都是思念

    不知seven的大姐是什麼原因離開的,但感覺雖然seven現在語調很恢諧,但其實是走過一段辛苦的心情...

    每一筊都是思念。
  • seven
  • ysw:
    想念是一定會的,不知怎麼的,寫了這篇,總覺得有許多記憶都湧上了~

    不過昨天我男友問:「你知道擲筊要三次才算數嗎?」
    「真的嗎?我不知道耶~我每次只要有個聖筊,就覺得OK了!」
    「那你根本就是靠運氣的嘛!」
    糗斃了!那這些年來,我到底都在擲什麼啊?
  • 大肥貓
  • 我想....看到妳這麼可愛
    妳姐一定常常笑,只是現在妳看不到而已
  • seven
  • shin:
    我去看了網站詳細的介紹了,才知道要連續擲三次聖筊是很不容易的耶~
    挖!
    我姐他應該很多話想說都來不及表示吧!因為我擲出一個聖筊,就草草了事了~呵呵!!



    大肥貓:
    呵呵~
    我姐她應該會被我搞得又氣又好笑吧!
  • 一撮
  • 台灣人這樣一邊掃墓一邊踏春的方式
    很實際也很有創意
    怕過往的親人寂寞
    趁著春光爛漫之際去探視
    有時候想想
    這習俗還真浪漫
  • seven
  • 回覆一撮

    一撮:
    邊掃墓邊踏青真的很浪漫阿~
    一想到掃墓就有許多美麗回憶,不過我總不好說:我愛掃墓吧!
    聽起來總是有點怪怪的!
  • jasmin
  • 可愛的Seven!

    Seven,妳很可愛ㄝ,
    雖然對妳還不熟,但看了妳兩篇文章都很幽默,
    卻不流於戲謔,我慢慢知道妳為何會在樂得師父格子出現了,
    祝福妳的大姊和我的二哥,離開人間後的日子都過得逍遙自在!
  • seven
  • jasmin:
    呵呵~

    >>祝福妳的大姊和我的二哥,離開人間後的日子都過得逍遙自在!

    他們說不定很忙,整天忙著交朋友呢~

    師父是一股清流,去他的格子就會感到很舒服愉悅,我想這是最令我吸引的地方吧!

    我們以後會很熟的,因為我會常常去妳格子亂的~呵呵!
  • newatai
  • 這篇的感覺很舒服
    很喜歡這篇像清風拂面一樣
    我想妳姐知道妳把她說的如此美好
    一定感動萬分

    還好有妳男友提醒擲筊要擲三次
    不過搞不好妳姐也懶的被妳問那麼多次 :)
  • seven
  • 挖~

    newatai:
    挖~你居然翻到這篇耶~呵呵!

    >>我想妳姐知道妳把她說的如此美好
    一定感動萬分

    沒辦法的,古人不是總說:死者為大!
    何況總有一天,我要靠我老姐罩我,現在先巴結一下也好......(真是百無禁忌阿.....冷汗..)

    我覺得擲筊要擲三次這件事,完全挑戰了機率學。之前新聞不是有在報,連續擲筊十次(忘了詳細的次數)就能獲得豪宅....
    這真的是神的旨意阿!


    (我老姐大概對我的無理頭已經習以為常了!而且他也從來沒有讓我中過彩券,搞不好是在整我也不一定....)
  • wenychen
  • Seven~
    應該是嚴肅,帶點哀傷之氣氛環境吧!

    然而在妳的筆下,竟能造就如此輕鬆、
    自然、詼諧、逗趣的模樣,也堪稱奇。

    其實在妳的部落格遊走已有一段時日,
    只是從未留下腳印,總是默默來,靜靜
    去,這幾日才開始留言,說真的這篇文
    章我看過幾次,對妳真實生活上的表態
    與互動關係,能有這樣的描述,真的是
    不簡單,有時發現,當事實已成定局,
    多的悲傷也是徒勞無功,只有認清與走
    出,才能有更多空間容納更好的未來。

    靈魂永遠存在,肉體只是暫時,這點我
    能體會的,而相信妳也懂的。不是嗎?

    ※想中樂透二獎,很難的,我最多中4星。
    ※人一輩子賺多少錢,早就註定了。
    ※意外之財,可遇不可求啊!
  • seven
  • wenychen:
    你....真是把我說的太好了.....(流淚咬毛巾)

    先謝謝你浮出水面!

    爬格子,讓我對真實生活有另一番新的體驗。
    也許是藉由文字來說服自己,又也許是藉由文字來釐清思緒!
    不過,如你所說,「只有認清與走出,才能有更多空間容納更好的未來。」
    縱使現在說的這般雲淡風清,但從前也可是經過一番煎熬的....

    不過,話說回來,我還是很希望中個樂透!哈哈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