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時間很緊迫,最近已經越來越少時間可以動筆寫寫東西。
但,想紀錄的事情實在不少,僅以簡短的文字做摘要記錄,以後要是有機會出書(?),還可以有個底。(我究竟是在對誰交代?)
 
2.今天趁著去場勘,順路繞到了姊姊的墓地。
今年掃墓,因為工作的關係,我沒有辦法跟爸媽一起去。
我心裡一直很過意不去,爸媽那時掃完墓時,跟我說妹應該也有去掃墓,因為姐姐的墳前,竟出現了一個餅乾禮盒和一隻可愛的小熊。
姐姐的墓除了我們及阿嬤,再無他人祭拜。
 
今天我去看姊姊,沒想到,過了三個月,老妹的餅乾盒還留在墳前。
我跨越過膝的草叢,看到姊姊的照片,雙腿一軟。
沒想到,我們一家人,別離多年,是以如此方式團圓。
 
我猜,姊姊一定很高興,因為我淚流不止。
 
 
3.場勘的回程,發現了一間外表破舊的藝品店。
一走進,大驚!
裡頭的物品竟比台灣任何一間原住民博物館,收藏還更齊全、悠久。
 
我急急的問,是否有撒奇萊雅族的東西?
老闆苦惱了很久,說撒奇萊雅消失了一百多年,所留下的東西,實在不多。
他翻出了一盞竹製煤油燈和一個銅製菸斗。
竟是從佳山基地搜尋而來的。
 
佳山基地曾是撒奇萊雅的大部落,那是我們的老家,因為政府要蓋空軍基地,
被迫遷徙,大家族就此離散,我們的沒落與衰敗,由此而生。
我摸著那煙斗,無言。
不知道該如何言述,父母是如何描繪當時的壯盛家族的情景,他們說一頓飯要擺將近二十副碗筷.....
 
我請老闆幫我留了一個黑色小盒子,據說,那是撒奇萊雅族的巫師施法時的巫師盒,裡頭用來裝被施法者的頭髮、指甲、施法物。
我跟老闆說,我的阿嬤是巫師,我想把這個盒子帶給阿嬤看。
老闆點點頭,幫我先留下來了。
 
 
4.藝品店裡,有一把銳利的番刀。
老闆說,那是撒奇萊雅族出草,勇士佩戴用的。
我的胃一陣翻騰,一時間無法直視番刀。
 
我知道,那是真的砍過人頭的。
能成為平原霸主,撒奇萊雅,何其凶悍!
 
 
5.這兩日,在溝通上屢屢未能到位。
斡旋能力有待加強。
老師說,要我做大老虎身邊的小老虎,不許他人輕易看輕我。
不許我過度柔軟阿諛,也不許我過度驕傲蠻橫。
 
只告訴我:小七,拿出你的銳利度,不要掩飾你的光芒。
 
所以,我想,我也該放掉我的低調,不要因為擔心說錯話而沉默,
好好打造我的番刀吧!
 
 
6.
獲得一本珍貴的撒奇萊雅的母語對造神話書,
終於開始有效的學習母語。
 
感謝老天爺,在我漂盪多年,如今,在帶領我往回家的道路前進。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