咩蕊說我昨天發生的事很精彩,要我寫成一篇日誌,
本來我要忙著弄工作的事,想想,還是寫來跟大家分享,順便問問大家要是遇到這種狀況會如何處理?
 
事情是這樣的:
昨個我們家白目同事因為被客戶和主管催進度,等到網管工讀生來時,就要他同時處理簡章跟網站上的更新。
網管小妹很無奈的說他沒辦法同時做兩件事,
白目同事就回他:「這就是工作,我也是這樣同時處理很多事,你要是不做被罵的人就是我。」
我先前有些瞭解了一些狀況,之所以進度這麼趕,主要是因為白目同事晚給資料,以至於把進度全面壓縮。
網管小妹會有情緒反彈也是正常,於是我跳出來打圓場,口氣十分和緩的說:「你要不要告訴他哪件事情比較趕,同時做兩件事,有點難度,不如就先把比較緊迫的弄出來就行了。」
 
白目同事怒瞪我,說:「每件事情都很趕,你這樣好像會讓人覺得都是我在逼他做事,可是一有出錯大家罵得都是我,都是我的錯,小七你不要每次在旁邊看就隨便丟兩句打亂人的進度,你都不瞭解我有多忙……」接下來是一堆情緒發洩的廢話。
我挑了眉,覺得跟這樣的人溝通無用,撇撇嘴說:「那我很抱歉,打亂你的進度,是我不瞭解,既然你不想聽,以後我也不會提建議了。」

事情應該要到此為止,沒想到我的退讓,竟讓她得寸進尺。
她指著我的鼻子,氣燄高漲的大罵:「我不想聽到你的對不起,你的對不起讓我覺得好噁心,你每次都這樣跟我說對不起……」
她一邊罵,我一邊低頭處理我的文件,半抽離自己的用一種機械式的口吻不斷跟她說抱歉。
我當然知道她在氣什麼,好幾次她企圖惹惱我,用言語刺激我,但我都雲淡風輕的冷處理,那抱歉說得廉價,顯現我對她的冷漠,我不懂她究竟希望我回應什麼,但這些的確是我回應的底線了。
依我以前的個性,是絕對無法忍受被同事這樣情緒化的「辱罵」,更何況我的工作資歷比她深,我對她的提醒和建議,也是因為長官有所託付,要我處處協助她,省得她三天兩頭說錯話得罪人、惹麻煩捅簍子。
 
她漫天的辱罵,我反倒笑出來了,不懂這人究竟在想什麼?
我的竊笑,又徹底惹怒了她。
她說:「你不要以為你工作經驗比我多,就可以這樣,你那是什麼態度,隨便說幾句就要別人聽你的……」
我瞄了她一眼,態度更謙卑了,但我明白,每當我憤怒到極致,我就會極為冷靜。
「我知道你有情緒,要是罵我你會舒服多的話,那你罵我吧!我們同事也沒多久了,要是真造成你的困擾,我會馬上跟主任提,儘快離開好嗎?」
 
她說:「就是因為你要走了,我才要全部一次罵夠!我不只要罵你,我還要揍你!就算你去台北我也要追過去揍你。」
「你可以罵我,但是不能揍我,因為身體是我父母給我的……」我的聲音轉低,怒火沸騰。
「你真的很糟糕……我真的很想揍你……」她繼續罵著。
我冷冷的看著她一眼,說:「既然如此,我會給你一個交待的。」
我拿起話筒,就在她旁邊撥電話給主管:「喂!主任嗎?我是小七,是這樣的你今天跟我提的那件事(主任今天又慰留我),我想我還是作到月底好了,如果可以的話,我希望可以再早點離開,免得造成某些人的困擾……」
主任一聽急了,要我先別衝動,過一會就回來。
 
一掛電話,白目同事在一旁發抖的說:「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?」
我冷冷的說:「這不就是你所希望的嗎?」
我一直在煩惱要如何圓滿的讓主管放我離開,也對她長期這樣的態度不勝其擾,從一開始的半夜簡訊情緒發洩,到現在的直接攻擊,這當中,她完全無視我的提醒。
我越疏離她,她越想引起我的注意。
 
主任說她其實很崇拜我,覺得我做事很俐落。大家也總在有意無意間,拿我跟她做比較,我明白她的壓力,但轉嫁到我身上,何其無辜。
 
既然她都敢在我離職未明的狀況,這般羞辱我,我就會好好的在離職前回敬她。
 
主任安撫著我,一邊搖頭,說她一定會好好跟白目同事談的。
我微笑,說這些都是經驗,她可能是因為經驗不足。
 
這樣一來,主管沒了挽留我的理由,我的離職日也確定了,內部管理的問題交給他們自己去處理,我也可以擺明拒絕再涉入她的工作領域。
 
昨天很精彩,一次處理兩件事。
 
但我的心,因為這些言語,很受傷,即便我如此避免和她發生衝突,即便我總是口是心非的要自己息事寧人,但仍是再度遭受到這般尖銳的攻擊。
 
其他同事安撫我,說白目同事最近壓力大、脾氣大,但我究竟是忽略了什麼環節?錯過了可以即時處理的第一時間,讓我不得不以這樣的方式回擊?
 
換做是你們,你們會怎麼做呢?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