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有著阿美族標準大眼的小女孩,拉著我的衣角問我廁所在哪?
我笑瞇瞇的彎腰說:「你不知道廁所在哪嗎?」
我將她環在身前,大小身體偎著,一路把她帶到廁所,接著我們停在小便斗前。
「啊......」我看到小女孩錯愕的張大嘴,還來不及鬧她,就聽到主任正在會場拿著麥克風提到了我的名字,我竊笑的往外衝。
 
恰巧看到主任一臉春風滿面的說:「我們小七真的是很難得的孩子,當初為什麼在這麼多履歷當中,我會挑中她,就是因為看到她是原住民,看到她這一路的歷程,知道這小孩是很努力的......」
我臉上帶著微微矯情的虛應,覺得主任也太誇張了,我網路上的履歷根本沒有顯示我的身分,這話太官腔了啦!
 
不過,看著她得意又驕傲的表情,我想剛剛的表現,應該是還可以、勉強過關。
 
誰叫我在這重要關頭,居然天兵的忘了帶上課用的紀錄片,徹夜準備紀錄片的資料沒派上用場,全靠臨場反應,一路跟聽眾互動。
 
我對著台下的聽眾微笑,一張張巡視他們的臉。
透過一來一往的互動,知道右邊這位大姐來自台東鹿野的阿美族、隔壁這位是台東馬蘭的阿美,最後面那排小帥哥雖然害羞在引導下,還是說出自己的山地名。
長輩們會希望可以回去自己的家鄉,但是擔心沒有工作。
對年輕一輩而言,家鄉只是每逢放假打發時間的地方,不想回去,因為交通不方便。
 
在聽到他們回答的那瞬間,我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會,立刻轉身結束這話題,放起阿美族的古調,現場挖了一個大姐示範吟唱。
氣氛立刻活絡了起來,連一直低著頭的少女,也都開始朝我投送目光。
 
我說著小時候的趣事,說著那些不經意卻深刻烙印在生命中小事,而我的文化傳承就是在這生命足跡中一點一滴累積。
像是飲酒前滴灑三滴酒水,代表敬天、敬地、敬祖先。
我山地名的由來、生活中的禁忌、就學時的困境、經濟上的流離顛沛......
 
我看著他們,彼此的軌跡是如此相似,那些偶而使自己落淚的磨難,在他們眼中顯得如此理所當然。
我像是披著光鮮亮麗的外表,展示自己如何擺脫原生文化的束縛,內在卻忍不住一再向源頭追尋。
 
我有好多的故事想跟他們分享,也在他們身上看到動人的故事,那笑容即使略帶滄桑,卻仍不減純真。
 
主持人把我當成最佳的勵志範例,我心裡有說不出的複雜,他們總說原住民有很多名人,像是歌手、運動明星或是一些木雕大師。
可,除了唱歌、舞蹈、創作這些深植基因的天賦外,更多的人,其實跟我一樣,也不過只想要一個穩定的工作。
就是一份穩定可以養家活口的工作罷了!
 
 
結束後,那個跟我問廁所在哪的小女孩走過來環住我的身體,半抱怨的說:「你剛剛騙我去那個男生的廁所......」
我捏捏她的臉:「對呀!我故意的呀!」
 
一個轉身,我輕快回覆了那位泰雅族總幹事的邀約:「好哇!之後要是有機會,我可以跟著妳們去部落演講。」
「這沒有費用喔!」
「沒關係!」
「那你會願意帶小朋友教他們功課嗎?」總幹事急忙的追問。
我瞄了一眼正忙著追逐的小孩,嘴含笑意的說:「沒問題!」
 
那終無所依的失落,那一再追尋的茫然,在允諾幫忙的那刻,終於稍稍有了些許的停靠,希望這場講座的落幕,能成為我歸途的驛站,引領我歸鄉。
 
 
 

 

96411_12872391603375.jpg 

這兩個可愛的小女生,都有著漂亮的大眼和輪廓。最右邊的小女生就是那個被我帶去男廁小女孩,哈~

創作者介紹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