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晨兩點了,還在準備禮拜六講座的資料,
這次,我不是坐在台下的聽眾,而是台上的講師,講的不是其他,而是阿美族文化。
這對我而言,不難!
難的是,我所面對的聽眾,是一群離鄉背井到外地工作的阿美族長輩。
 
我能跟他們分享什麼?
畢竟,我是一個連母語都說不好的遊子啊!
 
老爸笑我這樣一個小孩,怎麼跟人介紹?
唬唬平地人還行,面對同族長輩,怕是一開口就露餡了!
我傻笑著,忐忑不安,硬著頭皮告訴自己,是這樣的機會,也非要這樣的機會,才讓我有機會探究再探究,才讓我有機會得以重新聆聽那些傳唱千年的古調。
百年來,我們部落的小孩,都是唱這歌這些歌長大的.......
 
於是,我ㄧ邊聽著,興奮之際站起來跟著歌曲舞蹈,
然後,極為明顯的,聽著自己不標準的發音,
那歌曲陌生又熟悉,我偶而失了神,一時間百感交集。
 
我能跟他們說些什麼?
除了我的悵然與迷惘,我還能說些什麼?
除了我的懵懂與追尋,我還能說些什麼?
 
 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