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用無比嚴肅的語氣告訴我,要我改變從前不喜辯解、任人誤會的習慣。
老實說,我愣了一下。
你說像我這樣的壞習慣,在職場上格外讓人吃虧,若是對方沒給我解釋的機會也就算了;要是該我解釋,就要好好說明。
 
我忘了是從什麼時候起,我開始學會沉默,一路演變到,當我察覺對方只顧情緒發洩、不願聆聽時,就會下意識的閉上嘴,甚至會變本加厲、越描越黑。
 
職場上,吃了幾次悶虧,我終於學會在適當時機說明,大多只是為了權責分明、擺脫黑鍋,讓事情順利進行。
 
但我這莫名奇妙養成的習慣,卻仍暗伏在日常生活中,只要稍有誤解,就會退而求其次,任由對方曲解,只顧眼前太平。
 
誰或誰了不了解我,我不是很在意,在他們眼中我高踞或自我、軟弱或避世,我以為這些都無所謂。
卻在你這嚴厲的提醒下,識破自己有多不願身處風暴、多害怕親近的人不了解我。
我那強裝的鎮定,不過只為掩飾我長久的脆弱。
 
太長也太久處於被誤解的狀態,我說不出口其實每一次都讓我好傷心,所以習慣嘲諷式的笑自己和別人。
我那些越描越黑的誇飾句、自己挖坑跳的漠不在乎,是因為我多了解,人們只在乎自己的情緒,從來都不願意去和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好好相處,總是抨擊對方的不同,好合理化自己的說法。
我也習慣在他人眼中看不見自己,他們只挑自己喜歡或討厭的地方,放大或縮小。
 
 
我說不出口,我的習慣是來自多少傷害,但是你懂我,於是我好感動。
謝謝你懂我,謝謝你願意懂我。
 
 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Mr. how how
  • 其實沉默是最好的武器,保護了自己也保護了對方
  • 收放之間,我還在學習。
    也在磨練自己性情的稜角。

    blogseven 於 2010/09/22 00:0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