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小的時候,成天跟堂姊混在一塊玩,她很有創意,帶我們玩的遊戲冒險與無知的比例各半。
隨便舉個例,堂姊有次帶我們到隔壁巷子的空屋玩水,空屋後有一個池子只要一下雨就會蓄滿水。
大雨過後的傍晚,堂姊賊兮兮說要帶我們去玩好玩的,幾個小蘿蔔頭,跟著她翻了幾面牆,爬進空屋,兩人一組的坐在池子上的木條,邊踩水踢腳,邊興奮的喊著:「腳踏船、腳踏船……」
我們開心的幻想自己在鯉魚潭踩腳踏船,旁邊是山、池子裡有魚,時不時會有快艇經過,划完船後就可以吃活跳蝦。
身體被水濺得濕漉漉,頭髮黏在臉上,褲管捲到大腿。
回家後,我才知道那個可以踩腳踏船的池子是空屋的化糞池。
 
這是無知的例子,但這種無知的例子很多,而且不管無知還是冒險,往往都夾雜著讓人啼笑皆非的荒謬。
 
以前村子裡的空屋率很高,我家隔壁就是一間空屋,隔壁巷子幾乎整條都是空的。
在空屋常可以看到一些亂七八糟、稀奇古怪的東西,像是磁磚上的大便、用過的衛生棉、破布般的髒衣服、只剩海綿的沙發……
 
堂姊很熱愛往隔壁空屋跑,有一次我準備出去買東西,突然看到堂姊騰空掛在空屋二樓的窗戶邊,歪歪斜斜的倒在窗戶下方那個100公分長、45度的擋雨坡上。
她把身體蜷曲起來,用一條小小的黃色毛巾繞過窗框,好藉此施力讓自己停靠在45度的擋雨坡上。
我一臉納悶,她沒事把自己掛在上面幹嘛?
沒想到,她竟然正經八百的回我:「乘涼啊!」那口氣好像在嫌我沒長眼不會自己看喔!


我好笑的跑回家叫老妹來湊熱鬧,兩個人站在空屋前抬頭看掛在二樓的堂姊。
我問:「姐,你不怕會掉下來喔?」
她說:「不會啊!我有拿毛巾抓著啊!很牢靠喔!」這時,她的口氣又變得像推銷員,邊向我們推薦她的新玩法多有趣,兩隻腳邊掙扎的尋找支撐點。
 
老妹冷冷的回頭,涼涼的說:「到時候不要掉下來,就好笑了。」
我倒是覺得有趣,還跑到二樓看她懸空掛在窗戶上的模樣,邊咯咯笑著跑走。
 
堂姊似乎愛上騰空乘涼的樂趣,三不五時就掛在隔壁空屋的二樓。
某天,我正窩在家裏看電視,突然聽到隔壁傳來一陣哀號,堂姊大喊我的名字,邊喊著:「救我~救我~」
我跑出去看,看到她整個人痛苦的縮著身子在地上打滾,旁邊躺著那條黃色毛巾。
她狼狽的被我扶起身,一手巍顫顫地指著空屋二樓說:「我手滑掉了,不小心掉下來……」
我很想安慰她,但是嘴角咧到耳朵,笑到差點氣喘,整個人幾乎沒辦法好好開口說話。
 
她一路哀號的被我扶進家門,蹣跚的背影跟70歲的老頭沒兩樣。
 
這是冒險的例子。
 
荒謬的是,隔天,趁著堂姊不注意,我自己也攀過了窗戶,爬上了45度角的斜坡乘涼,這次我拿的是大毛巾……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ipin
  • 每次看妳寫這類文章,都很好笑!很真實自然…
    表姐現在在幹嘛啊?好想看看這個人喔!
  • 真實自然阿~
    因為是真實發生阿~

    堂姊小時候玩的荒謬搞笑,長大後過得到是辛苦!
    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    blogseven 於 2010/04/12 10:4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