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過年了,煩惱的事越來越多。
眼前不能解決、非得留待時間處理的事情,暫時不去想;
眼前不能解決,連時間也無法處理的事情,超出能力範圍,於是也不去想。
 剩下最讓我掛心且心煩的,大概就是老妹會不會回家過年的這件事了。
兩年沒見到她,今年過年她要是再不回來,分離的日子就要邁入第三年了。
老媽很刻意的淡化對這件事的不安,處理方式跟我故意若無其事的態度很像,誰都沒有開口明說,卻都疼在心裡。
我只好一直很大聲的重複自己幾點會到家、會帶哪些東西回家……
小的時候最討厭他們含糊處理的方式,沒想到長大後,倒學成了兩三分,再大的事也都裝傻帶過。
 
心裡盤算著要如何處理老妹的事,要打電話給她嗎?
但她那倔強個性,忍受得了姊姊溫情的勸說嗎?還是會給她更多的壓力?
抑或是不打給她,冷處理的方式會讓她鬆口氣嗎?還是會誤以為自己被徹底隔絕排除呢?
 
若老妹不回家,老爸老媽這又要如何安撫?
要不,當鄰居又把我誤認為二女兒時,順水推舟的承認好了?
但不是很瞭解這用意究竟是為了欺誰瞞誰?
 
要回花蓮看阿媽嗎?
上一代糾葛太深,若去看阿媽,有辦法擋得了親戚的冷言冷語的嘲諷、夾槍帶棍的攻擊嗎?
 
 
煩惱的事情很多,洶湧的情緒不斷被平靜的表面壓抑,我不是不說,只是說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解決。
每當我苦笑,那只代表我連眼淚都哭不出來了。
 
 
每到過年,真是讓我重拾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少女心啊!
創作者介紹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