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時…才會改變?
喃喃 喃喃
眼神敲打出訊號

上帝說
凡我應允的 必是豐美之地

蜜汁與乳從我眼前洄游而過
我卻無法汲取 在這片應允之地


噥噥 噥噥
舌尖刻畫出符號

上帝說
凡信從我的 皆有福報

淚水與汗水 從我臉頰滑落
我卻無法拭去
無法拭去 這黝黑的肌膚 凹陷的輪廓

豐美之地上
有我看得見、飲不了的蜜汁與乳

上帝說
你們都是我迷途的羔羊

我卻找不著
找不著歸途的路……





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討論的熱潮散去,依照最初設想,我就該噤聲不語了。
卻止不住、忍不了……也許,不會有太多人發現,就算再發現,也不會是眾人注目的焦點,那麼,就讓我止不住、忍不了的繼續說下去吧!

從這首詩上,你們看到了什麼?
孤獨?迷惘?渴望?

若沒有照片做引,沒有「黝黑的肌膚 凹陷的輪廓」為誘,你們會看到什麼?

曾有一個博物館,展場以「戰爭與和平」作為主題佈置,參觀者必須先觀賞一系列關於殺戮、殘暴、無辜、受難的影片後,方可進入展場。

看完影片後,許多人都落淚了,排隊等待進入展場期待更深的體悟。
兩扇大門為入口供人選擇,一扇是有偏見,一扇是沒偏見。
許多淚水未乾的人準備打開「沒偏見」的大門,卻赫然發現:門根本打不開!

原來,偏見、差距一直存在於內心……
原來,我們真正需要的不是尊重或憐憫,而是理所當然的接受!
創作者介紹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2)

發表留言
  • titep
  • COMMENT:
    听起来有一点像是为原住民请命。。。无奈?
    豐美之地上,只要勤耕,丰饶之日指日可待。
  • 小e
  • COMMENT:
    呢呢 喃喃 噥噥

    眼神敲打訊號
    舌尖刻畫符號
    文字紀錄記號

    情願 走在貧瘠之地
    開墾 只需付出 不需皆有福報的事情…
    汗水與淚水 不停滑落
    落在這不需拭去 卻驕傲的輪廓

    我沒遵循著 上帝的迷途的路走…
    我是羔羊 沒錯

    但…我卻走在自已開墾的歸途中…

    何時……才會改變??
    妳問我…
    我想:就在踏上歸途路中的時候…

    (高傲的潛意識…我亂講一通…)
  • jipin
  • COMMENT:
    抬頭挺胸,走自己的路。
    情勢所逼,不得不禁聲,沒錯。但是你依然可以「抬頭挺胸,走自己的路」。

    不需要上帝應允,因為上帝也無奈那偏執的子民。

    委屈的時候,當空大吼個兩聲!然後!

    笑笑 姑娘酒窩笑笑
    走自己的路 就是歸途!
  • jipin
  • COMMENT:
    小e寫得真好耶!

    >汗水與淚水 不停滑落
    >落在這不需拭去 卻驕傲的輪廓

    seven聽到沒?你是驕傲的輪廓。
  • jaime
  • COMMENT:
    不但有驕傲的輪廓 還有得天獨厚的好嗓音!!
  • seven
  • COMMENT:
    各位!
    謝啦~
  • 大肥貓
  • COMMENT:
    人有時候需要脆弱點...
  • 小e
  • COMMENT:
    『jipin』:
    妳會不會太激動了點…
  • jipin
  • COMMENT:
    我很激動嗎?= ="

    不管怎樣!笑笑!

    笑笑!姑娘酒窩笑笑!
  • 小e
  • COMMENT:
    『jipin』:
    我是說…
  • flyingeric
  • COMMENT:
    星期天晚上Discovery台灣人物誌的主角是阿妹
    有段訪談她聊到了未出唱片前到台北工作的故事:
    有個晚上她跟一些台北人去唱KTV,
    有些人是舊朋友,
    有些人則是初次見面,
    她唱起歌來自然是豔驚四座,
    於是唱完歌後,
    有人問道,
    妳歌唱的這麼好,是混血兒嗎?
    阿妹說,不是ㄟ,我是原住民。
    結果在座者馬上「對不起」起來!
    阿妹嘆道,
    在台東生活時根本不覺得原住民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,
    到了台北,到了這個晚上,
    才明顯感覺自己不一樣的身份。

    也許對所有人來說,
    最好的態度就是~
    理所當然的接受吧!
  • seven
  • COMMENT:
    >>最好的態度就是~
    理所當然的接受吧!


    沒錯!說到心坎了!
    謝啦~
    -----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