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們撐起了責任,給了我一片天……我以為我是沒有所謂青春的叛逆時期的,但細細回想,其實有太多時候,我是令父母擔心的小孩。

從小,退役軍人的父親就一直以嚴謹的家風教育我們。我有記憶以來,日子常常是在挨打中度過的。因為曾經開過五金行,打我們的器具包含電線、水管、木棍、衣架。
高中以前,我一直因為父親的嚴厲而有所懼怕著,甚至因此對他有所怨懟與不滿。

考試不合標準,挨打。
煮飯煮不好,打。
狗料煮不好,打。
妹妹顧不好,打。
晚歸,打。
未成年騎車,打。

我為他的嚴厲而憤怒著,卻又因為害怕反抗而招來更嚴峻的懲罰。
那時,對父親除了恐懼,更因為無法達到他的標準而惶惶不安。
我在心中和父親拉出了距離,一邊反抗他,卻又不由自主朝他所期許的目標邁進。

忙碌於事業的父親並不常和我們閒話家常。我記得他那一雙眼,如鷹一般,時時刻刻檢視我們,擔心我們變壞,擔心我們不長進。

好長一段時間,因為一根棍子,我幾乎要忘了父親對我們細緻的呵護與寵愛。

四歲時的第一台單車。
五歲時,遠從台北帶回來的充氣水池,讓我有了一個美好的夏天。
國小時,花錢讓沒耐心的我去學珠心算、舞蹈、繪畫、電腦……
我為了救小狗而被母狗反咬一口,父親心急如焚怕我傳染疾病,低聲下氣的向大伯借錢,好讓我去看醫生。
國中時,家裡窮到快被鬼抓去,還可以把轎車賣掉,買了農耕的鐵牛車,只因為妹妹喜歡。
每天的黃昏,帶著我們和一群小狗,騎單車去海邊散步。
高中時,遠從崇德趕來看我的歌唱比賽。
太多太多不及記載的事蹟,有時卻因為對他的不解而遺忘。
有太多太多,因為我的習以為常,而被輕忽。

他總在我面前維持不到翁的形象。
當我們顛沛流離,不得不四處奔走時,他沒有在我面前顯現軟弱;
當我們窮途末路時,他背著我們找工作,早出晚歸。
當我住在宿舍,不愁吃住時,他們在寒冷的冬天,兩夫妻為了取暖相擁而眠。

長大後,他說現在回想起那段時間都會忍不住掉眼淚。
但那時,我仍是天真的向他們索求一切。

至今,他們仍是為了我們的一切而煩惱擔憂,即使,他會在我面前灑脫的說:「兒孫自有兒孫福。」

隨著時間的流逝,我逐漸的成長與成熟,他的教育方式從嚴格到開明。
他從一個以軍事教育我們父親搖身一變,成為一個幽默、充滿智慧的長者。
如我師,如我友,
在我失意時支持我,
在我散漫時警惕我,
在我迷惘時開導我……

他不問我藉口,
看到我的退卻,他只會說:「我相信我的女兒一定可以辦到的!」
看到我的沮喪,他說:「平常心面對,重新出發就好了!」

他問我:「有沒有信心?」
不論我多沒精神,我會大聲說「有」

他成為動力的來源,當我頻頻回顧時,催促著我向前。

我曾經以為,我所做的一切也不過是為了成為他所期許的。
但,
知女莫若父,
他們撐起了責任,
給了我一片天,
要我自己選擇,並為自己負責。

他說:「我們沒有期許你什麼,只希望你平安愉快,但,我相信我的女兒一定可以做到的!」

國中時,我獲得生平第一個演講比賽冠軍,題目是「影響我最深的人」。
我寫的是我的父親。

時隔十年,
我仍是寫我的父親,
題目是「永遠的巨人」。

他是我心中永遠的巨人,以自身為鑑,屹立不搖的為我見證他的一生,為我樹立榜樣,為我指引方向。

我的父親,沒有昂藏的身高,卻是我心中永遠的巨人!
創作者介紹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jipin
  • COMMENT:
    感謝妳為了老奶奶的眼睛,把網頁的底改成白色,真是謝謝!
    沒辦法,蚊子一堆,阻礙視線。

    這篇我很喜歡,喜歡的原因,
    或許是因為這塊情感地帶,一直是我二十年來所缺乏和渴望的吧!
    或許…或許…
  • seven
  • COMMENT:
    我想大概因為你是酸性體質吧!
    不然哪來那麼多蚊子一直跟著你~

    (有些東西會以你難以察覺的方式存在,但並不能抹滅既存的事實。)
    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