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一個奇怪的癖好,這個癖好不容易被人發現,我卻莫名從中得到一種滿足。
我喜歡在事到臨頭的時刻,放下眼前的大事,慢條斯理的做一些事來消遣。
譬如:在月考前一天,借課外書來看。睡不著的時候,喝咖啡。瀕臨崩潰的時候,獨自去看電影。
還有,加班趕稿子的時候,寫部落格的東西。老實說,這並不是什麼很好的習慣,卻意外的能平撫我的心,基本上,我會這樣做的原因,往往出自於我內心那塊潛伏的焦慮。
我是個容易焦慮的人,通常大條的人不太容易焦慮。
但是,我既粗線條又敏感,既衝動又壓抑。
總而言之,是個看似直腸子又一堆坑洞的人。
那些坑洞,有的壞、有的好。
通常又不是全然的壞、全然的好。
為了要遏止我的反反覆覆,我會立刻做決定,這又使我顯得太莽撞。
中庸之道還真是難、難、難。

那我現在在幹嘛?
就說了是趁加班的時候打部落格啦!
為什麼?不就說了因為我焦慮。

編輯,是我意料之外的工作。
我以為我想吃蘋果,恰巧有人丟給我一顆蘋果,我就吃了。
實際上,我也搞不清楚我餓不餓,或想不想吃蘋果。
這大抵就是我初初接觸編輯這行的想法。
有的時候我認為這是我夢寐以求的工作,有的時候,我又不怎麼確切。

尤其,當我做了一堆有的沒有的雜事之後,再回歸編輯的本分時,我又真的不太明白,所謂的編輯究竟都是在做著怎樣的工作?

我的父親,他是個積極的夢想家。
當他得知我需要身兼編輯及文宣時,他告訴我兩個字:「捨得」
他要我學習「捨得」,他說:敏,你很大了,不能在像以前學生時代了,要自己學會判斷,很多事情要學會取捨,這樣你才會成長、成功。
他說:加油加油!

那次之後,我不再沮喪的向他們尋求安慰。我對他們說:加油加油!
因為他們的信任,我逐漸堅強。

慈濟流傳著一句:「歡喜做甘願受」
當我夾擊在編輯進度與書坊開幕文宣的兩大工作中,我提醒自己「歡喜做甘願受」
這簡單六字,做起來多麼難。

我好想要抱怨,我好想要放棄,我好想要休息。
但是,我都還沒看到出色的成績,我還沒交出漂亮的成績單,那能輕言放棄。
我不要說我做不到,因為我根本還沒使盡全力;我不能說我壓力大,本來求好心切就會有壓力阿。
有什麼好抱怨的?我問我自己。

但我仍是想偷偷的抱怨,偷偷的罵一下,偷偷的……呆會還要回去排版…

爸說:「以後你會是家裡的支柱。」
爸,如果我可以將這一切克服的話,那我當家裡的支柱,你當我的支柱。
媽說:「敏,以後你要養媽媽。」
媽,那你把自己養好,我就養你。
君說:「姐,你怎麼還是這麼無理頭!」
君,那姊姊向你耍賴,外面的事我來處理。
勳說:「敏敏,你好忙,都沒時間陪我。」
勳,那我當你的小女人,在外面我當大女人。

這樣好不好……
這樣好不好……
等我克服了挑戰,這樣好不好……

創作者介紹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ipin
  • COMMENT:
    您父親是位智慧的長者,相信「有其父必有其女」。
    講多了就嬌情,還是一句「加油」!

    Ps.「歡喜做甘願受」=>「甘願做歡喜受」,上人是這麼說的。
    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