鞋貓裝可憐.jpg

 

昨晚老媽打電話給我,聲音虛弱無比,這聲音我很熟悉,通常會搭配醫院的場景,老媽打著電話給她的大女兒,兩隻腳在病床上晃啊晃,企圖尋求一些溫暖的慰藉。

我很不耐煩的說:「怎麼又生病了!」

「我怎麼知道!」她的聲音聽起來很無辜,像個楚楚可憐的少女。

「慢性病就是會這樣復發啊!」她講的倒是挺理直氣壯的,知道自己是慢性病也不見她定時上醫院檢查啊!

每次都是要搞到昏倒、貧血才肯去醫院,我是有幾個心臟可以給她嚇。

面對母親的逐漸老去、體弱,我顯得格外抗拒,總戲謔的說要跑給她滿街追打。

 

夜裡,睡得極差。

夢裡,見到了老媽,卻是在醫院,她坐在病床上,兩條腿晃得像剛上小學的小女孩,笑容燦爛,臉色卻一片死白。

我在夢裡,依舊那副漠不在乎、滿臉不耐的耍狠樣,她卻嘻嘻哈哈的湊過來跟我撒嬌,明明知道我擔心的要命,卻還天真的向我展示浮腫的雙臂。

 

倏地驚醒,我雙唇緊閉如蚌殼,反覆評估究竟是自己日有所思、夜有所夢?抑或是母女之間的心電感應?

 

這時最好的解答方法就是按下手機,撥通電話回家……

我卻盯著手機一上午,紋風不動的等待,好不容易熬到中午,騎了車就往寺廟奔去。我笑笑的跟店家寒暄,買了祈求健康及財運的金香……

到了菩薩面前,手持清香、雙膝一跪,鼻頭就酸了。

 

 

有時,跳出來看老媽,真覺得這女人過得實在辛苦、坎坷。

她19歲結婚,沒多久就生下女兒,就此生活當中就充滿著金錢壓力、婆媳紛爭、夫妻爭執、親子緊繃,好不容易熬到孩子成年,卻因長年的壓抑與苛待,終究累出病來。

我不免埋怨她的男人、我的老爸!老媽年輕時可是一朵含羞待放的野百合,沒想到敗在一見鍾情的初戀上,怪不得三不五時耳提面命要我趁年輕多談戀愛,還雲淡風輕的告訴我:女人不結婚也無所謂,怕是洩漏了心聲而不自知吧!

 

我語帶哽咽的向菩薩祈求老媽身體健康,突然覺得自己真是苦情,從小到大沒過過幾年安穩的日子,好不容易獨立出來賺錢了,生活看似一帆風順,煩惱倒是比從前還多。刹時真想賴在菩薩面前,自暴自棄的踢腳大喊:「這不是肯×雞!」

 

我的鼻腔裡混雜著淚水和鼻水,不管怎麼轉念折疊,都還是逃不了煩躁的心情。

心裡清楚明白,在現實生活中,非得時時充滿鬥志,扮演不畏艱難的勁量小子,當生命轉角來臨時才能輕巧度過。

 

突地驚覺,我這抹倔將神情像極了死都不肯看醫生的老媽,連佯裝若無其事的口吻、耍賴似的撒嬌都一模一樣;母女倆相近的身高,恰恰好可以勝任坐床上踢腳的重責大任,該不會哪天我不小心生病也會跟老媽這般任性逞強?

 

 一想到這,莫名笑了,若非有這等遺傳,怕是會把自己養成個尖銳、易感、防備的女孩吧!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