刻板印象是一種「省力」的工具,可以簡化理解周遭社會的工作。

 

「因為你是老大,所以想要聽聽你的意見。」
從我上大學後,就一直莫名其妙的捲入家裡各式各樣的重大決議中,而且我的意見通常都僅供參考,即使我有反對的聲音,他們也會用各種方式來說服我,總之,我已儼然成為附議的固定成員了!

開車開了一段路,到了貼著「吉屋出租」的一樓平房門口,一位留著白髮平頭的老伯幫我們開了門,他操著一口我聽不懂的台語,和我老爸對話。

據我的瞭解,老伯是當地的農友,算是個田喬子,家裡有田有地、有樓有車的,對於要出租房子這件事顯得很大氣、不拘小節,只是一直重複問我老爸:「啊你女兒也要住喔?」

「沒有啦!她只是回來看看而已……」

過了一會,又問:「啊你女兒也要一起住喔?」

「沒有啦!我不是跟你說了她只是回來看看而已,沒有要一起住啦!」

「喔!」老伯的眼神充滿疑問。

弄得我也莫名其妙的,正準備開口問老爸,老爸突然一把抓住我,要我不要說話:「你不要說話,房東說房子不租給原住民,我們不要讓他知道我們是原住民……」

我眉頭皺得更緊,這種事情只要不開口告知就可以隱瞞得了嗎? 


「我們不是原住民啦!放心啦~」老爸爽朗的向房東說著。

這種話老爸居然也說得出口,他輪廓這麼深,以前還常會被誤認為外勞,只差臉上沒有寫「原住民」這三個字而已,竟然想用輪轉的台語來呼攏房東!

「好啦!看你們的時間啦!你們想什麼時候搬就搬,訂金那點小錢我沒有看在眼裡的啦!」房東豪邁的回答,宣告我們順利通過房客測試,獲准租屋。

等送走房東,三個人一坐上轎車,老媽就立刻炫耀自己的台語沒有口音,平地人都聽不出她有山地腔呢!在他們兩個人開心又得意的誇耀自己能夠騙過房東的空檔,我忍不住問:「要是他後來知道我們是原住民的話怎麼辦?」

「房子都租了還能怎樣!」老爸這麼說,一副拿我沒輒的表情。

說實在的,新地方不錯,很符合我爸媽的需求,而且房子是他們在住的,他們喜歡就好了,我不會干涉太多。

只是,如果同樣的情況換做是我,我會如何反應呢?

突然想到,電影「蘿拉快跑」中,用同一事件的三種不同際遇與發展,來描述人生中所謂「造化弄人」的可能不同結果。

結局在轉念間,發生了三種截然不同的變化:(1)男朋友等不及而搶了超商,蘿拉趕來不巧被警察一槍打死;(2)蘿拉用警衛的槍逼迫老爸,劫走銀行十萬元馬上趕來,男友卻被打死;(3)蘿拉沒遇上老爸,用僅餘的90多元馬上去賭場孤注一擲,贏了十萬元;男友也巧遇流浪漢,拿回十萬。不僅解決了問題,「公主和王子從此也過著快樂的日子……」。

那麼同樣的情況換做是我,會是如何呢?

房東:「我不租給原住民,他們都不付房租的!」

我,怒瞪、扯嗓、潑婦罵街:「你〤〤的,老娘不住了!我不住了!我就是原住民,怎樣!你眼睛瞎了看不出來嗎?」

房東臭臉。

一拍不合、走人!

非常沒效率的結局,情緒性的發洩完後,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,結局是弄得自己敗興而歸,還得再去找新的住所。

然後在房東的刻板印象中再加上一條:原住民不但好吃懶做,脾氣還很差→打死我也不租房子給他們!

我的刻板印象再加上一條:去你的〤〤〤,瞧不起原住民!

對立,輕而易舉,不費吹灰之力……

「房東很怪耶!都已經在台東了,還瞧不起原住民,到底是想怎樣!」我有點生氣的嘟嚷。

「應該是因為他之前有不好的經驗,可能被原住民積欠過房租,所以才會說不租給原住民。」老爸的言外之意是:這世界就是這樣,很多不好的經驗累積成刻板印象,我們除了努力一點,還能怎樣令人改觀呢? 

「偏頗指的是,以現有知識、信念、感受對新經驗或日後對此經驗的記憶所產生的扭曲性影響。」~《記憶七罪》

因為瞭解一個人實在太麻煩了,於是一貫性偏頗(原住民就是懶惰)有助於降低人們的「認知不協調」,也就是因相互衝突的觀念與感受而產生的心理不適。
透過這樣的偏頗及刻板印象還能幫助你先一步的避開危險呢!(潛意識十分好心的提醒)

好吧!既然要去改變一個人的刻板印象會這麼難,並且會讓對方覺得很難適應、感到痛苦(啊怎麼跟我想的不一樣,他們應該是裝的吧!等過一段時間本性就會出來了!),就算改變了,也有可能會出現這樣的說法:「對啦!他們比較不一樣啦,其他原住民我就不知道了,應該還是一樣好吃懶做吧!」

 

那我還是好好的做自己的事情好了。

(如影隨形的刻板印象,真的是一種十分便捷有效的理解工具啊!我只需要自我介紹一下,就可以讓人全盤瞭解了耶~)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logseven 的頭像
blogseven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