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oe
,我的大學同學兼室友,畢業後,我們見面的機會直逼牛郎與織女。

前些日子,她因為北上參加同學婚禮,而來我家小住。我們瞎聊著,話題與默契很快就連接,不需要刻意的鋪陳。

我很喜歡這種感覺,和老朋友見面總會有的熟悉與自在。當我們彼此間的記憶和歲月等比成長,除了年少的稚嫩與輕狂依稀猶存,更多的是被沉穩與內斂取而代之。

我們相視微笑,叨叨絮絮的閒話家常。

話題一轉,轉到朋友身上。

「唉~」我嘆了一聲氣。「我最近好像跟一個朋友鬧翻了。」

「真的嗎?很難想像你會跟人鬧翻。」

「我一直不懂,那些口口聲聲說著要惜緣要包容,為何一旦發生誤會或爭執,反而變得格外冷漠?這簡直是說一套做一套啊!我現在都會努力的去避免和人發生衝突,也會試著去體諒別人。被誤會被疏離都是一件很難受的事,因為自己曾經有過相似的經驗,所以很不希望自己會用同樣的方式來對待別人……」

那些說惜緣卻可以輕易的傷人而不自知,說體諒卻也只是用假道學的面具來掩飾自己,用高道德標準看待他人卻不從曾正視自己的問題的人……我不懂這樣的話究竟是來烘托自己的清高,還是當作遙不可及的目標來追尋?

「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也沒辦法了。也許對方還沒體會到傷人與受傷的感受……因為你有過經驗,所以才會換個立場為對方著想,但你也是經歷過後,才會有這種想法的。每個人思考的角度都不一樣,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像你用同樣的方式……」 


她心平氣和的對我這麼說,我眼前突然浮起大學時期和她同住的光景,我吶吶的一時之間說不出話,回想起自己也曾經以任性自私的方式對待她,並要求她接受我蠻橫的我行我素。

那時候,我常只顧著自己的事而忽略對她的關心,在她煩惱時只顧著表現自己的冷靜自持……耍酷耍帥耍冷耍孤僻,將自己的不擅與人相處看做是自我個性的表現。

我記得,我那時常說:「自己做的事要甘願啊!不甘願就不要做啊,不要做了又期待別人會給你什麼讚美……」

要不就是大剌剌的說:「甘我屁事啊!」

告訴別人傷心難過都是自己的選擇,怨不了別人,忽略了人與人之間的互動,忽略了朋友之間的情感交流,其實是需要被顧慮、被關懷的,而這些付出其實就如同他們對我做的一般。

我看著她,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沒什麼資格大聲嚷嚷所受的委屈。

當我氣憤他人對我的付出不理不睬時,我也曾經以同樣的方式對待過親愛的朋友。

「對不起!」

「幹嘛說對不起?」她有點驚訝的問我。

「因為我以前也曾經犯了錯,傷了你……」

「有嗎?我怎麼沒印象?」她一臉狐疑。

「有啦!我不好意思說……」我彆扭了,著實為從前的事感到抱歉。

「可是我沒有感覺啊!」

「有啦有啦~」我瞥了她一眼。「呼~終於說出來了,鬆了一口氣。」

她很難想像我心中的愧疚,也很難想像我對她的不離不棄有多麼感激。

朋友應該要包容、要尊重、要相知、要相惜,我做得不多卻得到太多。

「好啦!我原諒你了啦!雖然我也不太明白在原諒你什麼?」
我呼了一口氣,心裡有種釋懷的感覺,原來這三年來,我一直在等她的這一句原諒,以救贖我的罪惡感……


後來也才發現,原來我此刻的忿忿不平,也只是在等對方的一句道歉。我想告訴對方的是:你的冷漠與疏離傷了我,但我仍舊珍惜彼此的情誼。

原來口口聲聲說著惜緣的我,也同樣的拿高標準看待他人,迴避了自己的問題。

商業週刊說:「沒有人是完美的,但每個人,都可以學會道歉。」

當道歉扮演了療癒人心的作用,我又該如何平復心裡的被剝奪感?抑或認清自己的盲點?

該對zoe說的抱歉,我遲遲在三年後才說出口。

而我等待的道歉,會不會也只是一場彼此認知差距的誤會?

會不會該說抱歉的是我,而不是對方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blog 7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9)

發表留言
  • 一撮
  • 救贖一辭不僅只是宗教用語,<br />
    是人的需求。
  • 南瓜
  • 他為完成他<br />
    你為完成你<br />
    因此相逢<br />
    <br />
    得以道歉之後<br />
    可能想想<br />
    反而心裡充滿的是感謝吧<br />
  • seven
  • 一撮:<br />
    >>救贖一辭不僅只是宗教用語,<br />
    是人的需求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原來我們在神佛面前懺悔、求助的喃喃之語,透過實行就可以得到解脫....<br />
    <br />
    <br />
    南瓜:<br />
    看到你好開心!<br />
    也許我們所遭遇到的挫折與傷痛,都只為了成就彼此!<br />
    如果心存感恩,這些便是一次美好的生命體驗!
  • 老馮
  • 哈哈...第一次看你說我的英文名字,還遲疑了一下,看了文章才確定那是我沒錯!!<br />
    <br />
    你是有放錄音筆之類的東西在房間裡嗎?怎麼可以一字不漏的打出來,太神了!!<br />
    <br />
    正經點,還是要先跟你說那遲來的謝謝,因為在跟你同住的時間裡,我才正視自己,<br />
    才知道什麼叫做甘願!你對我感到愧疚的原因,對我來說,都是我要感謝你的。。。<br />
    (所以你現在知道我那疑惑的眼神是怎麼來的吧)。。。<br />
    我想,每個人的生活態度不盡相同,也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懂得從生活中學習,<br />
    而更重要的因素也在於你身邊的人是否會讓你有正面的思考,<br />
    <br />
    我回來有跟阿潘討論過你跟朋友的這問題,不過我們倆的結論是。。(有點悲觀)<br />
    人跟人之間就是靠緣分,有時候就是緣分淡了!<br />
    而說穿了,還是因為沒心維持!<br />
    <br />
    道歉,很重要,但不是每個人都懂,也不是每個人都知道什麼時候該道歉!<br />
    也許,你朋友的重點不是在這裡...who knows....<br />
    很多人的堅持,外人是無法理解的,即使說開了,也是外人無法理解,<br />
    所以就一直悶在心裡。。難怪心理醫生很重要。。(可我覺得他們有點在領乾薪,聽人<br />
    家說說話就可以了,那你也可以當心理醫生了)<br />
    <br />
    anyway,我的重點是。。做好自己最重要,讓自己更成長最重要,活的開心最重要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(哀。。老馮最近也是有點煩,人跟人之間的相處真的很難阿。。。有時間再細聊囉)
  • seven
  • >>很多人的堅持,外人是無法理解的,即使說開了,也是外人無法理解,<br />
    所以就一直悶在心裡。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澎!看到你的留言讓我很感動~<br />
    唉唷!這些我實在不習慣在你面前表現啦!<br />
    我以前有我莫名的堅持,也常為這些莫名的堅持所困擾。<br />
    大學畢業後,我常想起和你同住的日子,我學到很多東西,從你的包容中看到自己。<br />
    如果我們都彼此感謝,那這段友誼便是最大的贈禮了!
  • 老馮
  • 烏烏烏....太煽情了啦...我的媽壓!!<br />
    <br />
    我們兩還是適合走local路線....
  • seven
  • 澎:<br />
    呵呵~這種話還是偶而講講就好了!<br />
    嘿嘿!
  • 魚兒
  • forgive or forget<br />
    哪個容易?<br />
    <br />
    很多時候自己在意念念不忘的只是要個原諒<br />
    反過來說<br />
    也有很多時候早忘光光了是早就選擇了原諒
  • seven
  • 魚兒:<br />
    很多時候,我也希望自己能夠再健忘些,把很多不愉快的回憶都忘掉,但那表示原諒<br />
    嗎?<br />
    我還不確定..........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