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我可以這麼做:
抄起桌上的膠帶台朝Miss G的鼻梁扔去,然後趁她彎腰摀鼻尖叫的時候,狠狠的用膝蓋朝她的肚子頂去,接著她會眼冒金星以為自己在地獄,躺在地上在我的腳邊呻吟打滾……
這時,我會模仿她的口吻,只是語氣更為緩慢的說:「這樣子你知道我的意思嗎?」
 
 
只是,很顯然的,我‧在‧做‧夢!
 

blogs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